本文所指的是短篇小说,关于其他同名或近似页面,请参阅消歧义页面Disambig.png


Wolflogo red.png
——“你真的想知道吗?” 这篇文章透露了书中或游戏中的故事内容。

《三个愿望》(波兰文:Ostatnie życzenieThe Last Wish[1])是收录于小说集《白狼崛起》中的短篇小说,作者安杰伊·萨普科夫斯基。讲述了杰洛特叶妮芙初次相遇的情形。

故事梗概

一天早上,杰洛特丹德里恩想抓几条鱼做早餐,结果却钓上来了一只密封的古旧双耳陶瓶。丹德里恩兴奋不已,无视杰洛特严辞警告非要打开了瓶子。他俩争抢了半天结果陶瓶掉在地上,一大片红雾涌了出来——这是一个吉精(准确地说是迪精)。杰洛特赶紧俯下身体寻找掩护,丹德里恩却自以为了解情况,站在原地不动并开始大声列举他的三个愿望。第一个愿望是希望他的竞争对手瓦尔多·马克斯立即中风而死,第二个愿望是和伯爵的女儿维吉尼亚独享床笫之欢,还没来得及说出第三个愿望,迪精变出的两只“手”狠狠地掐住了诗人的脖子,想置于他死地。

杰洛特冲过去解救他的朋友,一阵毫无成效的战斗后,他决定利用一下过去他认为全是胡扯的民间知识。狩魔猎人抓起掉在地上的封盖,然后大声喊出了驱魔咒语。迪精放开了吟游诗人飞过河流消失了。然而丹德里恩的状况却十分不妙,他的脖颈和喉头看来严重受伤,急需救治。

骑行了一天之后,他们抵达了林德的城门,却被告知黄昏至黎明期间任何人都不准通过——除非持有国王或市长颁发的许可证,或者能证明自己是贵族身份。守卫把门房让出来给他们住到第二天早上,并说丹德里恩待在这里要比待在户外好受得多。狩魔猎人别无选择只好同意。

在等待天亮的过程中,杰洛特结识了两名精灵凯瑞尔丹和他的堂兄弟埃尔迪尔,以及一名半精灵骑士弗拉提米尔。他们告诉杰洛特,林德对施放魔法者课以重税和高额罚金,法师们为此采取了抵制的措施。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个人对禁令根本不屑一顾,继续在城市限制区内从事魔法工作:她就是女术士温格堡的叶妮芙。目前她居住在一处由诺维格瑞商人兼大使波儿·波雷特提供的庇护所内。

黎明到来,杰洛特进入市内去寻找这位女术士。抵达波雷特的住处时,一个身材特别高大的守门人拒绝让他进门。协商无果后,杰洛特认为金子或许能为他打开这道门,于是他用钱袋敲晕了这个家伙。进屋后他将守门人拖进了一个没上锁的房间,里面有一个睡着的侍女正在打鼾。狩魔猎人接着走进地下室,在那里遇到了醉得不轻的波雷特。这位大使似乎正在为他的客人取苹果汁,他向杰洛特寻求帮助。杰洛特拿到了苹果汁却发现波雷特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

狩魔猎人发现了附近的旋转楼梯并爬了上去,原来上面是叶妮芙的卧室,女术士还在熟睡。当她被杰洛特吵醒后立即要求他离开。虽然他们的第一次相遇火药味十足,杰洛特还是最终说服了叶妮芙帮助丹德里恩,不过要等她沐浴之后。叶妮芙沐浴时,杰洛特惊异于她的美丽,但他同时也意识到这多半是咒语的结果,因为大部分成为女术士的女孩以前都面容丑陋或是先天畸形。他将这些念头放在一边,决定一边欣赏女术士的美丽,一边说清楚丹德里恩的病情。着装完毕后,叶妮芙打开传送门,两人出发前往丹德里恩所在的小酒馆。

回到埃尔迪尔的客栈,凯瑞尔丹和杰洛特坐在楼下等着听吟游诗人的病情,同时喝着药草茶聊起了叶妮芙。凯瑞尔丹告诉杰洛特,虽然叶妮芙美丽动人,却不能在任何情形下信任她。

过了一会儿,叶妮芙将杰洛特叫上楼,丹德里恩正在幸福安详地睡着,现在只剩下报酬问题需要讨论了。杰洛特想先把丹德里恩带到安全的地方,不过他会支付一部分定金确保他返回。叶妮芙却要求他立刻支付这笔费用,并告诉杰洛特她已经在这个房间里布下了陷阱。狩魔猎人随后彻底变得动弹不得。经过了一番毫无建树的讨价还价后,杰洛特昏了过去。当他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和一些“诚实的盗贼”,一个无辜的老人,以及凯瑞尔丹同在一间牢房里。

精灵告诉了杰洛特他们沦落至此的原因:在叶妮芙咒语的作用下,杰洛特在城里大打出手,惩治了每一个曾经冒犯过叶妮芙的人。当地的药剂师拉罗诺兹由于所犯的“罪行”被狩魔猎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结结实实地打了一顿屁股。正当两人反思他们的处境时,三名守卫闯了进来粗暴地打断了他们的思路。其中一名守卫开始嘲讽杰洛特,他的同伴们牢牢抓住狩魔猎人,他开始反复用拳头击打杰洛特的腹部。为了免受更多伤害,杰洛特想着激怒这个人好让他把自己揍晕。狩魔猎人情急之下许愿想让这人直接爆炸,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个守卫真的爆炸了。

随后,狩魔猎人和精灵被带到了市长内维尔和祭司克里普面前。市长对眼下的情况十分不快,但就在他下达判决前,丹德里恩从突然出现在墙上的传送门掉进了屋里。吟游诗人用他已经彻底复原的嗓音大声说,他的愿望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相信杰洛特是无辜的。这其实是叶妮芙用传送门将他送来并指示他这样做的。她想让丹德里恩用完他最后一次许愿的机会,这样迪精就自由了,她就可以捕捉迪精了。

丹德里恩还没来得及申辩完毕,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咆哮般的巨响,大到足以盖过当时的雷暴声。几个人冲到窗边,看到叶妮芙已经将迪精引到了城中,正试图捕捉他以获取他惊人的力量。尽管叶妮芙的咒语已经把迪精拴在了埃尔迪尔的旅馆,他的威力仍然比预计中的要强得多,还能够大肆破坏城市。杰洛特突然意识到迪精其实正在满足他愿望而不是丹德里恩的,因为他才是最后一个拿起陶瓶封盖的人。他的第一个愿望是拯救丹德里恩赶走迪精,第二个愿望是让守卫爆炸,此时他还有第三次许愿的机会。正因为迪精还在等待他的主人许下这最后一个愿望,所以他现在还没自由,叶妮芙也就不能捉住他。

杰洛特让其他所有人前往安全地带,然后请求克里普稳定住丹德里恩掉出来的传送门留下的痕迹。抗议了几句之后克里普照办了,刚才的传送门重新出现。杰洛特跳了进去打算营救女术士。然而叶妮芙并不想要被救走,因为她还没捉住迪精。她不仅反对杰洛特的帮助,为了摆脱他还打开了一道传送门。狩魔猎人在掉进传送门的瞬间抓住了叶妮芙,于是女术士也被他拽了进去。离开传送门后叶妮芙立刻甩开了杰洛特并冲回门里,但杰洛特紧随其后。

人们聚集在室外,惊恐地看着狂怒的迪精在城里继续肆虐。叶妮芙和杰洛特从传送门返回后扭打起来,体力渐渐不支的叶妮芙最终困住了杰洛特。狩魔猎人试图给她讲道理,但她压根不愿意听。当杰洛特最后终于解释清楚了情况后,叶妮芙命令他许下最后一个愿望,并说他可以许下任何愿望。在重新考虑他的愿望时,杰洛特看到了叶妮芙成为女术士之前的样子——她是一个驼背。然后杰洛特想好了他的最后一个愿望。

随后的时刻,迪精挣脱束缚重获自由,旅馆倒塌了,一片沉寂笼罩在城市上。叶妮芙发现自己躺在杰洛特的臂弯里,亲密无间。顷刻间,叶妮芙和杰洛特在他们暴风骤雨般的感情伊始之际开始了鱼水之欢。

登场角色

主要角色

次要角色

其他角色(仅提及)

改编作品

游戏

  • 在《巫师》第三章开始时,特莉丝·梅利葛德告诉杰洛特“上一次(她)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是在(杰洛特)和一个女术士戏弄一只迪精的时候”,这句话很可能是指这一短篇。
  • 在《巫师3:狂猎》中,进行支线任务“最后愿望”时可以读到一本名为《元素帝国》的书,这是一本讨论四大元素精灵的专著。
  • 故事中杰洛特所使用的某个神殿女祭司教给他的“驱魔咒语”,其实是“滚回去干自己”的意思,这也正是杰洛特向迪精许下的第一个愿望。《巫师3:狂猎》中,进行支线任务“最后愿望”时,叶妮芙与杰洛特的对话中会提起这个咒语。
  • 关于《巫师3:狂猎》中的任务“最后愿望”,可以参见:《巫师3:狂猎》的浪漫场景指南

漫画

猎魔人漫画《最后愿望》封面

该短篇被改编为猎魔人漫画中的第四部《Ostatnie życzenie》(最后的愿望),由安杰伊·萨普科夫斯基麦捷·帕罗斯基共同撰写脚本,博古斯瓦夫·波尔赫负责绘制。

引用和注释

  1. 原文标题直译为《最后愿望》,简体中文版《猎魔人卷一:白狼崛起》(2015,重庆出版社)中将其译为《三个愿望》
  2. 巫师之昆特牌》中的艺术画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