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logo red.png
——“你真的想知道吗?” 这篇文章透露了书中、游戏中或电视剧中的故事内容。
ToC lydia killed Denis Gordeev.jpg
仙尼德岛政变
Thanedd coup
日期 1267年7月
地点 仙尼德岛
结果 术士兄弟会解体
第二次尼弗迦德战争爆发
辛特拉继承人希里失踪
交战双方
北方派术士
瑞达尼亚王家陆军
尼弗迦德派术士
松鼠党
指挥官
菲丽芭·艾哈特 威戈佛特兹
参战人物
凯拉·梅兹
萨宾娜·葛丽维希格
特莉丝·梅利葛德
西吉斯蒙德·迪科斯彻
戴斯摩
莱德克里夫
沃米尔
法兰茜丝卡·芬达贝
阿尔托·特拉诺瓦
费卡特
莉迪亚·凡·布雷德沃特
里恩斯
卡西尔
战力
大约55名瑞达尼亚士兵
配图:俄版轻蔑时代插画,莉迪亚之死,Denis Gordeev绘

仙尼德岛政变Thanedd coup)是一个重要历史事件,1267年7月,在原本术士兄弟会为解决北方对非人种族压迫问题召开的仙尼德岛大会上,忠于北方王国的法师们打算指控串通尼弗迦德的同僚们,另一方面,这些谋叛者也计划发动政变消灭所有异己。最后一场血战在加斯唐宫爆发,同属术士兄弟会的法师们自相残杀,潜入的松鼠党和尼弗迦德特务也对法师展开屠杀。

仙尼德岛政变最后以叛徒们被迫逃命收场,但术士兄弟会也因为这场内战覆灭,法师们在付出惨痛伤亡的同时开始失去君王与民众的信任,这为尼弗迦德的第二次扩张铺平了道路。

背景

仙尼德岛位于泰莫利亚海港城市苟斯·威伦,是北方法师们的政治中心[1]。政变发生在仙尼德岛会议期间,这场会议是术士兄弟会为了应对北方诸王在哈吉要塞峰会中做出的决策而召开的。

仙尼德岛由洛夏宫、艾瑞图萨宫、加斯唐宫组成。洛夏宫位于最底层,是大部分访客只能来到的区域;艾瑞图萨宫是艾瑞图萨魔法学院所在地,是会议前一晚宴会的举办地;加斯唐宫是法师会议的举办地,反魔法结界包围着这个地区,加斯唐宫通过一座桥与艾瑞图萨相连。岛屿顶端是海鸥之塔托尔·劳拉,其中的不稳定传送门使得在加斯唐宫无法施展传送法术。

北方的行动-哈吉要塞密会

1263年,北方联军在法师们的帮助下打赢了索登山之战,挫败了尼弗迦德的第一次扩张,4年后的1267年北方再一次感受到了尼弗迦德势力的逼近。亚甸国王德马维邀请科德温国王亨赛特泰莫利亚国王弗尔泰斯特瑞达尼亚国王维兹米尔二世莱里亚和利维亚女王米薇在哈吉要塞密会,商议对策。几位北方国王断定日益高涨的非人种族骚动、特别是松鼠党的猖狂源自尼弗迦德的暗中煽动,决定对非人种族采取更强硬的手段,对松鼠党及多尔·布雷坦纳的精灵、玛哈坎的矮人进行镇压。


我们担心的这些事,都是尼弗迦德人的杰作。恩希尔的特使在煽动非人种族,散播传闻,挑起暴乱。
—— 亨赛特

会议的另一个议题是辛特拉问题,对辛特拉合法继承人希里的搜寻仍然无果,国王们计划先发制人对尼弗迦德发起进攻,夺回辛特拉,但不想在明面上成为战争的挑起者,设计在边境线上、尤其是多尔·安格拉地区对尼弗迦德采取佯攻挑唆,在获得战争先手的同时制造自己是受害者的假象,此举也便于获得法师团体的同情。

巫师会的行动-召开仙尼德岛大会

术士兄弟会的最高管理机构为五人构成的天赋与技艺协会,成员为亨·格迪米狄斯蒂莎娅·德·维瑞斯法兰茜丝卡威戈佛特兹阿尔托·特拉诺瓦。其中最受人尊敬的亨·格迪米狄斯与蒂莎娅·德·维瑞斯,对非人种族特别是精灵有很深的情感,对哈吉要塞峰会后北方王国对非人种族的暴行感到不满,身为艾恩·希迪精灵的法兰茜丝卡更是如此,深切厌恶北方君主对她的同胞所犯发下的罪行。


在科德温和亚甸,针对松鼠党的进攻已经开始。年轻精灵的鲜血正在流淌。针对非人种族的迫害和屠杀正在进行。据说他们还攻打了多尔·布雷坦纳和灰山的自由精灵。这是一场大屠杀。而你要我们转告格迪米狄斯和艾妮德·芬达贝:你希望我们袖手旁观、坐视不理?装作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 蒂莎娅·德·维瑞斯

蒂莎娅·德·维瑞斯与阿尔托·特拉诺瓦作为代表,找到了第五人威戈佛特兹商议,希望利用法师们的政治影响力,促成人类与非人种族的和平共处。威戈佛特兹最终提议在仙尼德岛召开一场会议,让术士兄弟会的法师们对国王施压,停止欺压非人种族,并且明确术士兄弟会所处的立场[2]


  • 北方派的行动

在索登山之战后,许多术士兄弟会成员进入北方宫廷仕事,代表北方各个王国的立场行事,同样想挫败尼弗迦德的下一次进攻计划。此时,投靠尼弗迦德的法师们已经准备对这些北方法师动手,但这项计划泄漏,在瑞达尼亚的宫廷顾问菲丽芭·艾哈特与国王维兹米尔的间谍头子带领下,她们打算在变节者行动前反将一军。


让我们召开一次大会,提醒他们最优先效忠的对象应该是谁。不过要记住,高阶术士评议会的某些成员如今也是国王的顾问。为国王效命的包括卡杜因、菲丽芭·艾哈特、费卡特、莱德克里夫、叶妮芙……
—— 阿尔托·特拉诺瓦

尼弗迦德的行动-铲除北方法师

尼弗迦德在上次战争失利后,逐渐从社会与经济层面瓦解北方,索登山之战的更是让尼弗迦德认识到北方法师的威胁性,想借破坏法师的团结来削弱北方力量,尤其是让君主们不再信任法师以至于让他们不再参与到战争中。


尼弗迦德首要的合作巫师是威戈佛特兹,之后有更多法师被吸纳进了尼弗迦德的计划中。法兰茜丝卡被允诺了一个独立的精灵王国多尔·布雷坦纳,也选择支持尼弗迦德,帝国也因此获得了松鼠党的协助。尼弗迦德支持者们的计划很直接,就是在仙尼德岛会议前消灭掉会帮助北方抵御尼弗迦德的法师们。尼弗迦德皇帝恩希尔·恩瑞斯也在通过里恩斯卡西尔秘密寻找希里,同样是为了合法拥有辛特拉。

  • 威戈佛特兹的行动

威戈佛特兹是索登山之战中北方法师的领导者,并在战后促成了和平协议,由此获得了莫高的声望。威戈佛特兹实际上早与帝国皇帝恩希尔勾结在一起,口头上是为了帝国能提供的高位,实则有着更大的个人野心。威戈佛特兹与皇帝的交易就是找到希里,一直忙于此事的里恩斯就是威戈佛特兹的手下。威戈佛特兹自己也收集了许多杰洛特的情报,并试图追踪猎魔人的爱人叶奈法。通过这二人不仅可以找到希里,拉拢与自己同样是法师之子的杰洛特也能让他的计划更顺利实施。


巫师肯定不会支持针对河对岸的军事行为。休战协议正是洛格伊文的威戈佛特兹的杰作。众所周知,他的计划是让停战逐渐转变为持久的和平。威戈佛特兹不会支持战争。至于巫师会,相信我,他们对威戈佛特兹唯命是从。索登战役之后,他成了巫师会最重要的人物——不管其他巫师怎么说,威戈佛特兹已经是一把手了。
—— 维兹米尔
  • 松鼠党的行动

知晓希里将会出现在仙尼德岛的艾瑞图萨后,尼弗迦德的特务里恩斯与卡西尔找到伊森格林,要求松鼠党的协助,于是他们也乘船从海路悄悄来到仙尼德岛下层,等待内应将他们放入会场。

叶奈法与希瑞的行动

叶奈法前往仙尼德岛的动机非常纯粹,一方面她不久前成为了术士最高评议会的成员需要出席大会;另一方面叶奈法成为了希里的监护人,教授希里学习魔法并打算送她入学艾瑞图萨学院接受专业教育,二人便来到了苟斯·威伦。出于对杰洛特的想念,希里在一个夜晚摆脱监控前往杰洛特所在的农庄,叶奈法也追赶而来。以此为契机叶奈法与杰洛特重续旧缘,并一同前往参加仙尼德岛的晚宴,当晚希里则被送上了同在岛中的学生宿舍。

参与者

北方派

尼弗迦德派

中立


经过

序曲:艾瑞图萨的晚会

叶奈法与杰洛特在艾瑞图萨的宴会,Denis Gordeev绘

集会开始前一天晚,艾瑞图萨宫举办了一场宴会,预定参加次日会议的法师们或结伴或独自前来参加,巫师会及高阶评议会的成员也出席了晚会。表面上宾客们在互相欢谈,享受食物,暗地里许多人在代表幕后的君王打探消息,在寒暄中套出情报或是在远处偷听别人的谈话。

威戈佛特兹与杰洛特在光荣长廊,Denis Gordeev绘


宴会中威戈佛特兹向杰洛特发起了邀请,在光荣长廊威戈佛特兹为杰洛特讲解了魔法的历史,威戈佛特兹谈话真实的目的是拉拢杰洛特。威戈佛特兹暗中调查过杰洛特,发现他们都有一样的身世——是法师的孩子,这意味着先天遗传了更强的魔力[4]。威戈佛特兹目的是在杰洛特保护之下的希里,杰洛特拒绝了威戈佛特兹,声称自己会保持中立。
与威戈佛特兹的谈话结束后,杰洛特与叶奈法来到一间艾瑞图萨学生宿舍过夜。次日清晨杰洛特醒来,想要小解便离开宿舍,此时宴会仍在进行,当他准备返回时察觉到了异样,选择前去查看,撞见了一场争斗。

开始:北方派先发制人

站在北方一边的法师们,因为探知到支持尼弗迦德的术士会在会议当天行动的情报,所以彻夜未眠。次日,凯拉·梅兹特莉丝莱德克里夫萨宾娜戴斯摩等术士,换上了统一的制服,在菲丽芭·艾哈特的领导下发动"政变",瑞达尼亚间谍头目西吉斯蒙德·迪科斯彻带着潜入岛上的瑞达尼亚士兵们提供协助,抓捕了还在睡梦中的术士兄弟会叛徒。逮捕阿尔托·特拉诺瓦时,被早起的杰洛特意外撞见,结果就是杰洛特被交到迪科斯彻手上加以看管,并被特莉丝下咒蒙蔽了双眼,以防止他看到不该看的事情。尽管计划中这是一场不流血的行动,威戈佛特兹被逮捕时爱慕他的女助手莉迪亚·凡·布雷德沃特拿着匕首发起了攻击,扭打中被自己的武器刺中毙命。

莉迪亚之死


你还不明白吗?忠于国王的正派巫师彻夜未眠,连床都没碰过,只有尼弗迦德收买的叛徒还睡在温暖的床上。再过一段时间,那些叛徒就要准备叛乱了。他们不知道计划已经泄露,他们的意图早在我们预料之中。如你所见,他们正被拖下温暖的床铺,被人用指虎打得满地找牙,手腕也被戴上阻魔金镣铐。
—— 西吉斯蒙德·迪科斯彻

同时亨·格迪米狄斯也心脏病发作奄奄一息,这些伤亡让蒂莎娅·德·维瑞斯非常愤怒,没有政治倾向的蒂莎娅·德·维瑞斯没有被拘捕,但不支持菲丽芭等人的行动,她在意的是术士兄弟会的团结,蒂莎娅·德·维瑞斯坚决不相信被抓起来的法师们投靠了尼弗迦德的叛徒。


虽然有些仓促,菲丽芭等人还是顺利逮捕了威戈佛特兹、阿尔托·特拉诺瓦、法兰茜丝卡、费卡特等人,并找到了与尼弗迦德串通人员的名单。至此,瑞达尼亚军队的任务结束,迪科斯彻带着手下押着杰洛特前往洛夏宫准备离开,北方派的术士则押着叛徒们前往加斯唐宫,并要求蒂莎娅·德·维瑞斯和其他秉持中立的法师多瑞加雷德雷瑟姆卡杜因前往,作为证人。


迪科斯彻带着杰洛特离开的路上,提出了一个菲丽芭都不知道的要求:要杰洛特出面,让艾瑞图萨的校长玛格丽塔·劳克斯-安蒂列把辛特拉公主希瑞菈交给瑞达尼亚,接受维兹米尔国王的保护。

听到这个安排,杰洛特对瑞达尼亚人发起了攻击,这时丹德里恩带着杰洛特的武器赶到——昨日杰洛特吩咐他如果有事发生,要立刻赶来艾瑞图萨——并告知了希瑞失踪的消息。迪科斯彻对杰洛特发出最后通牒后,被杰洛特摔断了腿昏过去,杰洛特旋即去寻找叶奈法和希瑞的下落。

升温:加斯唐宫的争吵

我们进了加斯唐宫,然后去了会议室。那儿有反魔法封印,但影响不了阻魔金,所以我们以为自己很安全。我们在那儿争论起来。蒂莎娅和中立派冲我们大吼,我们也冲他们大吼。威戈佛特兹却面带微笑,一言不发……
—— 凯拉·梅兹

与此同时,术士们走进了加斯唐宫,在屏蔽了魔法的会议室北方派和中立者展开了激烈争论。菲丽芭向蒂莎娅和中立派强调威戈佛特兹是叛徒,与尼弗迦德的恩希尔是同谋,还诱骗其他人加入,他违背了律法,背叛了兄弟会与国王。蒂莎娅·德·维瑞斯依旧不相信菲丽芭对同僚的质控,坚持认为是对宫廷权利的渴望让菲丽芭等人发起了这场政变,破坏了凌驾于政治之上的术士兄弟会的团结:

这可是十分严重的指控,相应的证据也必须够分量才行。但是,在你把证据过秤之前,菲丽芭·艾哈特,我再重申一下我的立场。证据可以伪造,行为和动机可以曲解,但事实无法改变。你破坏了兄弟会的团结,菲丽芭·艾哈特。你给巫师会的成员戴上镣铐,把他们当成罪犯。你们才是叛徒——你们出卖的对象不是尼弗迦德人,而是诸位国王——所以别再厚着脸皮向我许诺什么新巫师会的席位了。死亡和鲜血让我们势不两立——

术士评议会成员卡杜因等中立派,还在观望态度,重申代表国家对战争的中立态度,不希望任何一方挑起事端。原本北方派法师还掌控着局面,直到蒂莎娅在与菲丽芭争执不下,让叶奈法带着身为魔源的希里走入了会场。希里以恍惚的状态,通过上古之血的力量开始讲述预言:

身着莱里亚服色、举着亚甸旗帜的武装部队对尼弗迦德帝国发起挑衅。格里维辛根,也就是尼弗迦德帝国位于多尔·安格拉的边境前哨站遭到袭击。德马维王的传令官通知周边村民,说亚甸从今天起接管整个地区。他们鼓动全体人民起来反抗尼弗迦德人……

这些预言揭示了北方诸王试图先发制人对尼弗迦德展开进攻、并嫁祸给对手的企图。这些预言也引发了北方派内部的矛盾:德马维米薇未来的行动并不像曾经商量好的那样,引发了科德温代表萨宾娜对菲丽芭的质疑,菲丽芭大声质问叶奈法的意图和立场,并驳斥那些预言——尽管恍惚状态下的魔源不会说谎。蒂莎娅顺着亚甸与莱里亚和利维亚的军事行动,进一步揭露其他北方国家的好战行为加以谴责。当希里说出了瑞达尼亚国王维兹米尔被刺杀的预言后,蒂莎娅大声控诉菲丽芭实则在为自己谋求权力:

瑞达尼亚早就没有国王了。一直以来都是‘纯白’拉法德的杰出继任者、最尊贵的菲丽芭·艾哈特在统治瑞达尼亚。为了获取绝对权力,她不惜牺牲数以万计的生命。
—— 蒂莎娅·德·维瑞斯

爆发:加斯唐宫混战


事态至此,蒂莎娅·德·维瑞斯否定了一切北方派行动的正当性,施展咒语解除了会议室的魔法封印,希望威戈佛特兹等人逃离这个局面,对方的回应则表明蒂莎娅的决定是天真而错误的:威戈佛特兹大笑着发起攻击,中立法师们也成为了目标。尼弗迦德派法师的计划远比菲丽芭她们想的更加激进,从一开始就是冲着消除所有异己而来:

威戈佛特兹、法兰茜丝卡、特拉诺瓦和费卡特……他们骗得我们好惨。菲丽芭以为,他们打算慢慢攫取巫师会的权力,然后再向国王们施压……其实他们的目的是要在集会期间彻底解决我们……

面对威戈佛特兹和特拉诺瓦的攻击,菲丽芭和萨宾娜组织出手还击。法兰茜丝卡打开了通往地洞的大门,埋伏着的松鼠党在里恩斯卡西尔的带领下涌入加斯唐宫,对法师展开屠杀。许多中立法师还没来得及施展防护咒语就被当场杀死——马尔阔德瑞齐安碧安卡·德埃斯特,北方派的德雷瑟姆和莱德克里夫被杀,尼弗迦德派死了费卡特。加斯唐宫陷入了一片混乱,大火蔓延,天花板和立柱被击碎,到处都是咒语和箭矢。蒂莎娅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试图保护受到攻击的法师,还想安抚威戈佛特兹和特拉诺瓦,到最后她也不得不慌张逃跑。

一些中立法师早就从战斗中逃离,想要跑回艾瑞图萨的洛夏宫传送离开(加斯唐宫靠近托尔·劳拉太近,劳拉传送门的能量会扭曲所有传送咒语),松鼠党的精灵也冲出来继续攻击逃走的法师。杰洛特寻找道路去往加斯唐宫,在宫墙脚下他接下从窗户被打出的凯拉·梅兹,从女术士那里了解了经过,加斯唐宫逐渐安静下来,战斗开始向外蔓延,杰洛特继续进入宫中寻找叶奈法和希里。


进行:希里的逃跑与战况蔓延


翼盔骑士逼近希里,Denis Gordeev绘
与松鼠党作战的杰洛特,Denis Gordeev绘

加斯唐宫的战斗开始后,叶奈法嘱咐希里一个人逃走去艾瑞图萨寻求玛格丽塔的帮助,自己阻拦松鼠党追兵。希里利用猎魔人的伸手甩开追兵,却被突然出现阿尔托·特拉诺瓦抓住,对方扬言要把她献给恩希尔,菲丽芭化身猫头鹰袭击特拉诺瓦,杰洛特趁机砍下特拉诺瓦的脑袋。



杰洛特将希里的剑交给了她,同样让希里独自逃跑,自己阻拦追兵。逃跑中,希里遇见了自己的梦魇,翼盔黑骑士——卡西尔,被逼入绝路的希里克服恐惧击败了骑士,看到了翼盔之下卡西尔年轻的面孔,没忍心了解他,听到更多松鼠党逼近的声音,骑上了卡西尔的黑马快速离开。赶来的精灵纷纷被杰洛特杀死,只剩卡西尔向杰洛特求饶,卡西尔以当年从辛特拉大屠杀中救出希里,带她离开火海,换得杰洛特放他一条生路,之后卡西尔重伤昏厥,最后被松鼠党带着撤离。

收场:爆炸与变节者的撤退


威戈佛特兹与杰洛特的战斗,Denis Gordeev绘

希里去往艾瑞图萨的路被赶来的部队和松鼠党的战斗阻断,只得反向跑进了海鸥之塔。杰洛特跟上时,威戈佛特兹从天而降拦住了他,为了不让巫师进入塔内抓到希里,杰洛特与威戈佛特兹展开了决斗。杰洛特惨败,威戈佛特兹没有施展法术只用法杖就挡住了杰洛特的每一剑并施以了数次重击,杰洛特最终被打断腿失去了意识。

威戈佛特兹给杰洛特留了一条生路,也许是出于嘲讽,也许是时间不够,他要冲入海鸥之塔去抓要进入传送门的希里——这座塔的传送门不稳定,很可能会杀死使用者,而他希望活着的上古之血。希里顺利穿过了传送门,但巨大的魔力破坏了传送门,在威戈佛特兹面前发生了爆炸,导致他失去了半边脸和一只眼睛,还有胸颈的大片皮肤[5]

海鸥之塔爆炸以后,对传送法术的干扰不再存在,剩下的法师也纷纷传送逃走,菲丽芭、威戈佛特兹和他的党羽都逃走了。至此法师们的战斗已经结束,剩下蒂莎娅·德·维瑞斯守在加斯唐宫,施展法术攻击企图进入加斯唐宫的外者们。耗尽体力的特莉丝带着受伤的杰洛特找到蒂莎娅,祈求帮助她们离开,蒂莎娅同意了特莉丝的请求,将她们传送离开。

余波:第二次尼弗迦德战争的开始

恩希尔·恩瑞斯迎娶"希里"
  • 政变的同时北方王国之一的瑞达尼亚国王维兹米尔二世被刺杀;尼弗迦德以多尔·安格拉的部队受到德马维部队攻击为由对莱里亚和亚甸不宣而战,第二次尼弗迦德战争爆发,开战后莱里亚和利维亚与亚甸火速沦陷。科德温趁机占领了上亚甸(庞塔尔河谷)地区,与尼弗迦德划迪弗尼河而治,泰莫利亚同样与尼弗迦德达成协议保持中立,维登投降尼弗迦德。
  • 威戈佛特兹及其追随者失去踪迹,除了法兰茜丝卡,在尼弗迦德扶持下成为了多尔·布雷坦纳女王。北方巫师地位和信誉大幅下降,德马维身边也不再有巫师,弗尔泰斯特把所有为他效命过的巫师都赶出了泰莫利亚。一些法师前往了科德温,包括特莉丝在内的一些巫师去往瑞达尼亚帮助菲丽芭稳定政局,大部分巫师逃亡了中立国科维尔和波维斯。蒂莎娅·德·维瑞斯因懊悔自己的行为在家中自杀,伴随着巫师地位的崩盘,蒂莎娅的死象征了术士兄弟会的消亡[6]
  • 南北双方的焦点辛特拉继承人希瑞菈走进海鸥之塔后失去踪迹;恩希尔·恩瑞斯与被找到的"希里"举办婚礼,声称取得合法的辛特拉王位。叶奈法也在政变后失去踪迹,杰洛特被送至布洛奇隆接受树精的治疗。

伤亡

死亡

  • 亨·格迪米狄斯:死于心脏病发作
  • 阿尔托·特拉诺瓦:被杰洛特斩首
  • 费卡特
  • 莉迪亚·凡·布雷德沃特:争斗中被自己的匕首杀死
  • 莱德克里夫
  • 德雷瑟姆:被射中眼睛
  • 瑞齐安:被乱箭射死
  • 碧安卡·德埃斯特
  • 马尔阔德


受伤

  • 杰洛特:被威戈佛特兹重伤,腿骨折
  • 威戈佛特兹:海鸥之塔爆炸导致失去半张脸
  • 叶奈法:被法兰茜丝卡化器封形囚禁
  • 凯拉·梅兹:多处骨折
  • 西吉斯蒙德·迪科斯彻:被杰洛特断腿
  • 多瑞加雷:被松鼠党射中背部,肺穿孔
  • 卡西尔:被希瑞重伤击败

另有许多松鼠党与瑞达尼亚士兵伤亡。


影响

  • 政变直接导致了法师在北方不再受到信任,失去了以往的地位,术士兄弟会也不复存在。长远来看,此次法师地位的崩盘为猎巫运动埋下了伏笔。术士兄弟会消亡后,菲丽芭·艾哈特组织起了新的法师团体女术士集会所
  • 尼弗迦德分裂北方巫师的目的达成,为第二次北方战争(尼弗迦德战争)铺平了道路。
  • 仙尼德岛因政变损毁严重,只剩下艾瑞图萨可以正常运作。
  • 希里的失踪,成为了日后杰洛特与伙伴们和尼弗迦德特务争夺的焦点。

在游戏中

巫师之昆特牌

巫师之昆特牌的扩展权力的代价第二部分以仙尼德之变为主题,涵盖大量与政变有关人物的内容,以下是游戏中与政变有关系的卡画:

琐事

  • 为了追溯政变中哪些人在海鸥之塔爆炸后通过传送法术逃离,莱德克里夫委员会对现场进行了调查。虽然委员会以莱德克里夫命名,按照凯拉·梅兹的说法,他死在了政变中。

引用及注释

  1. 小说中并未明确说明术士兄弟会的立场,但发源自北方人类。根据诺维格瑞联盟,术士兄弟会应该是独立于北方政治的巫师团体,在索登山之战后有许多成员在北方的宫廷中任职,因此有许多人站在北方立场。
  2. 轻蔑时代,第三章,萨宾娜:"关于和平共处……关于友谊……以及考虑到国王们的计划和野心,我们应该站在什么立场……"
  3. 雨燕之塔,第九章
  4. 小说此处原文并未提及这个原理,但后面《被毒害的源头》提到,魔法会通过血缘遗传给后代。
  5. 雨燕之塔,第十一章
  6. 轻蔑时代,第五章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林格阿贝尔
0

删除了一些以前添加的原文引用,虽然意境不错,作为维基应该还是不适合,权衡下还是删掉了,保证可读性第一。

1个月
avatar
林格阿贝尔
0

基本是在原先的基础上扩写了词条。之前有两个比较大的错误,所以删掉了:原内容说莱德克里夫其实没有死,被人们找到他传送离开的痕迹——小说中没有找到这一内容,只有个以他名字命名的委员会调查此类事情;蒂莎娅·德·维瑞斯是时任校长——当时艾瑞图萨的校长是玛格丽塔。

10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