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logo red.png
——“你真的想知道吗?” 这篇文章透露了书中或游戏中的故事内容。

《别的东西》(波兰文:Coś więcej,Something More)是小说集《宿命之剑》中的一篇短篇小说,作者安杰伊·萨普科夫斯基,故事讲的是辛特拉大屠杀之后,杰洛特赶往那里希望能找到希瑞

故事梗概

故事始于一个商人尤尔加,独自一人正在一座摇摇欲坠的桥上修理他的马车。马车被桥上一块腐朽的木板卡住了,桥下是一条覆盖着荨麻的干河床,里面布满了人的尸骸。更糟的是,他能听到马蹄声正在接近。尤尔加赶紧藏在马车的防雨布下面希望能躲过一劫。骑马的人停了下来,似乎听到了马车下面的响动。他叫商人出来并说他没有恶意。尤尔加思忖了一会儿决定碰碰运气,于是他露面了。

这名骑手原来是一个猎魔人,他不是别人正是利维亚的杰洛特。两人谈论了一会儿商人碰上的窘况。杰洛特觉察到这辆马车实在太大,两个人根本抬不出来,他就问尤尔加是不是一个人旅行。商人说其实他还有两个跟他一起走的人,他的随从普罗菲威尔,但是出事以后他们俩丢下他一个人和马车逃跑了。杰洛特建议他直接丢弃马车离开这里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不然桥下这么多尸体,很容易引来什么怪物饱餐一顿。但是尤尔加不听,这辆马车至少价值他全年的收入,他可不想弃车而走。杰洛特耸了耸肩表示无奈。他刚走不远尤尔加就乞求他留下,并说他愿意给杰洛特任何想要的东西做报答。

于是杰洛特说出了那几个有魔力的词汇——他要求以“意外律”作为回报。商人同意了,杰洛特让他回到马车里躲起来并保持安静。他则去做好战斗的准备。不久果然有怪物来了,经过一番苦斗,杰洛特虽然战胜了怪物但也严重受伤,战斗结束后他倒下了。尤尔加的随从这时候也回来了,他们一起把杰洛特抬上马车。尤尔加是个好人,他承担起带杰洛特治伤的责任。杰洛特一路上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尤尔加带着他返回了他在索登的家。

杰洛特梦见了叶妮芙,和他们在五月节庆典上的最后一次见面。

他们跨过了特拉瓦河,杰洛特恢复了意识,尤尔加告诉他现在他们已经离开泰莫利亚进入了索登境内。猎魔人让商人帮他换个姿势躺着,紧接着他又晕过去了。他梦见第一次去辛特拉认领他的意外之子,多尼帕薇塔的孩子希瑞。开始杰洛特并不知道孩子的性别,以为是个男孩。他问莫斯萨克那群玩耍的孩子中哪一个是他的意外之子,但是德鲁伊卡兰瑟女王不允许他告诉猎魔人实情。她压根就不想把希瑞给杰洛特,所以想方设法设置障碍。德鲁伊还透露说当孩子降生之后卡兰瑟曾经雇佣他杀掉杰洛特,但是在最后一刻女王改变了主意,也没有做出解释。但是莫斯萨克承认他当时确实打算按照吩咐执行的,至少会尝试一下。

杰洛特见到了卡兰瑟,不论卡兰瑟是否愿意给他这个孩子,他俩还是对意外律进行了长久的讨论。最后猎魔人说他并不相信命运这回事,命运不能说明一切,肯定还有别的什么。另外他还告诉女王他并没有意图带走帕薇塔和多尼的儿子(此时他仍然不知道孩子是个女孩)。他们还谈论了青草试炼的事以及杰洛特是如何成为猎魔人的。这里说明了莫斯萨克声称杰洛特本人就是一个意外之子的断言是错误的,他实际上是被他的母亲——一个女术士——遗弃的。

杰洛特醒来了。他发现一个女术士医者薇森娜正在给他治疗。直到此刻,他还一直在想他到底会不会和当年把他丢给猎魔人的那个女人相遇。这现年来他时不时地会想到她,挖空心思地想如果有一天万一遇到她时该说些什么,问她些什么问题。他甚至还有一个自己都觉得好笑的想法:当他的母亲看着他变异的双眼时,她的反应也许会给他带来一丝扭曲的欣慰。现在机会终于来了,他面前的这个女人正是他的母亲。但是他太疲倦太虚弱了,他只能看着她的双眼,准备第二天天亮了再问他的那些问题。然而薇森娜安顿杰洛特去休息,告诉他等醒来时他就不会再想问这些问题了。为了打消他的念头,她还反问他即使知道了答案又能改变什么呢。在她最后道别的时候,杰洛特想让她留下来。但是到了第二天,他的母亲再度消失了。

杰洛特和尤尔加继续前进。他们俩谈论起关于第二次索登战役、薇森娜在杰洛特昏迷期间作出的自我牺牲以及当地人对猎魔人法师的正面看法。

一段时间后杰洛特爬上了索登山,走进了那里矗立着的方尖碑,亲自阅读上面镌刻的姓名,自上而下一边读一边回忆起特莉丝·梅利葛德老格拉茨丽塔·尼德等人,还剩三个名字要读的时候一阵沙沙声打断了他。一个金发女子走过,浑身散发着寒气。她在方尖碑前跪下遮盖住了最后一个法师的姓名。交谈中杰洛特意识到她就是命运的化身,并且在他生命中一直如影随形。他故作平静地问到了他的死亡,金发女子告诉了猎魔人那将会是她的职责。杰洛特承认他一直惧怕她直到今天与她相遇。她问杰洛特最后一个名字是谁,杰洛特说出了叶妮芙的名字,然后要求她完成她的职责。但她拒绝了。最终一切都消失在迷雾之中。

尤尔加叫醒了陷入沉睡的杰洛特,责怪他伤势初愈却独自一人在炎热的天气爬山。杰洛特问他最后一个法师的名字是谁,尤尔加告诉他是尤尔·格雷森,杰洛特如释重负。

二人重新踏上旅途,因为伤势未痊愈,杰洛特大半时间内还是在休息。当他们最终抵达目的地后,尤尔加给他解释说他不大可能得到他想要的回报了,因为他和他妻子早已过了生育的年龄,所以家里添新丁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他们倒是有两个强壮活泼的儿子奈德伯苏力克,他可以把其中的一个儿子送给他当猎魔人训练,这倒未必是件坏事。杰洛特则坚持说这一路上尤尔加提供的帮助和照顾已经足以还清人情,他不会再要求任何回报了。但是尤尔加依然固执己见。

就在雅鲁加河出现在视野中的时候,杰洛特最后一次陷入了梦境。他梦到了他在见到商人之前渡河的情景。河两岸一篇混乱,一大群索登士兵在尼弗迦德军队的进攻中溃败他们抢夺了渡船,并阻止同样想要撤到对岸的百姓过河。

丹德里恩也夹杂在这愤怒而混乱的人群中,他发现了杰洛特,猎魔人把他带上了马背。两人相互询问情况,诗人告诉他,原来的目的地辛特拉已经彻底被敌人攻陷并被洗劫。更糟的是,整个王室家族的成员或者被屠杀或者自杀殉国。卡兰瑟自杀了,希瑞很有可能也死在乱军之中。再去辛特拉也没什么意义了,杰洛特决定和丹德里恩一起去找一个新的渡口。

当尤尔加一行人终于到家时,他的妻子 克丽丝蒂黛跑出来迎接他,看见他平安健康地返回她感到非常惊喜。在尤尔加离开期间,她收养了一个小女孩,是一个孤儿,她怕尤尔加会生气家中又多了一张嘴。当孩子们回到家中时,杰洛特惊讶地发现被收养的小女孩正是希瑞,二人激动地像父女一样抱在了一起,杰洛特一直相信冥冥中除了命运还有别的东西,所以此时他告诉希瑞:


“你不光是我的命运,希瑞,你不光是我的命运。”

角色

巫师3:狂猎》中的回忆场景

主要角色

回忆角色

提及角色

改编作品

猎魔人电视剧的最后一集“Ciri”(希瑞)部分改编自本篇小说。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