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说到的叶奈法,当然是《猎魔人》小说里戏份远不如真·“女主”丹德里恩(亚斯克尔)、《巫师》三部曲里仅在第三代本传出场的那位著名女术士。叶奈法的原名拼写“Yennefer”在各语言版本中基本上都得到了保留,[1]在《巫师3》的繁体中文字幕里被译作“叶奈法”,也算是霸气四溢、形神俱佳,然而简繁两版《猎魔人》原著小说都非常不女权地译作“叶妮芙”;按照《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推演,则应该翻译成“耶内弗”。

打眼一看,很容易认为“Yennefer”是“Jennifer”(珍妮弗)的波兰语形式,实际上它更接近西班牙语的拼法“Yennifer”。[2]这个名字的昵称是“Jenna”(Jenny),《猎魔人》和《巫师3》里唤作“叶娜”,也就是马克思夫人“燕妮”的那个燕妮;“Jenna”还是“Jane”和“Johanna”(也就是“John”、“Johannes ”这一路的女名格式)的昵称。然而,“Yennefer”却跟“Jane”没有半毛钱关系,这个名字走的是凯尔特路线,而非基督教路线。

“Yennefer”真正的波兰语形式是“Ginewra”;而“Jennifer”是康沃尔语,直到20世纪才引入英语。它的词源其实就是“Guinevere”,亚瑟王的妻子桂妮薇儿——威尔士语形式“Gwenhwyfar”,布列塔尼语形式“Gwenivar”,加利西亚语形式“Xenebra”[3]——不过,这是咱们约定俗成的译法,按照《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这个名字应该译作“圭尼维尔”。

于是,“叶奈法”和“桂妮薇儿”本质上是同一个名字对吧,那么,这个时候再回头去想Netflix的选角……是不是有点理解了呢?

P1438840115.jpg


是不是很像?“Raven Locks”和“丁香与咖喱”都不缺哦。

求知的欲望当然不会让我们停留在叶奈法和桂妮薇儿这里。再往上溯,它们的源头是爱尔兰神话里面的芬达贝尔——“Findabair”(Finnabair、Fionnúir),[4]现代爱尔兰语[5]写作“Fionnabhair”,在古凯尔特语里写作“Windosēbaris”。这个“Findabair”(Windosēbaris)就有讲究了:

  • 前半截,爱尔兰语的*Find-(Fionn-)来自于古凯尔特语词根*windo-,意思是“白色的、美丽的”(white、fair),在凯尔特人(高卢人)生活过的地方还留下了一些痕迹,比如说奥地利首都维也纳(高卢语:Vindobona)本意是“美丽的低地”。[6]这个词直接演变成了女子名“Fiona”(菲奥娜,《Shameless》里面大姐就叫这个,加拉格一家都是很纯粹的爱尔兰后裔)[7],含义也是“白色的、美丽的”。
  • 后半截,爱尔兰语词缀*-abair(古凯尔特语的*-sēbaris),也就是“síabair”(古凯尔特语“sēbarā”),意思是“幽灵、魔法、怪力乱神”。
  • 前后合起来,“Findabair”(Windosēbaris)的意思就是“白色幽灵、白色魅影”,当然也可以理解成“美丽的魔物、美丽的诱惑”。这就是“叶奈法”和“桂妮薇儿”的词源本意。

在爱尔兰神话《夺牛记》(Táin Bó Cúailnge)里,芬达贝尔是女王梅芙(Medb)的女儿,被她妈妈当个工具来回嫁男人以对抗库呼兰(Cú Chulainn)[8]。梅芙和芬达贝尔两个名字都被《猎魔人》借用了,前者是册封杰洛特为骑士的莱里亚和利维亚女王(中译米薇);后者则是精灵女王、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血统纯正的精灵、强大的法师法兰茜丝卡·芬达贝,剧集第一季应该不会出现,但她很可能在第三季出场(如果剧集还没被砍)。我们来看看原著小说对她的描写:

在那二人身后,一个迷人的女子走进大厅。她有一头长长的暗金色头发,灰绿色的衣裙镶有花边,随着脚步沙沙作响。
尽管身旁是光彩照人的法兰茜丝卡·芬达贝——她美得令人窒息,大眼睛如温顺的母鹿……
叶妮芙向猎魔人引荐这位“山谷雏菊”时,她露出微笑,尽管那笑容美丽无比,却让猎魔人满心恐惧。

是不是很期待?会让谁来演呢?查理兹·塞隆?丽芙·泰勒?

嘿嘿嘿,虽然我们还不知道剧里面精灵的“种族”,而且精灵和树精也不是一个种族,但是我们已经知道了Netflix给树精设定的造型。

Netflix树精.jpg


给zzzq拜个早年吧。

注释

  1. 很多名字在翻译成其他欧洲语言的过程中都走样了,比如波兰语原版的“Jaskier”成了英语里的“Dandelion”、捷克语里的“Marigold”,而“Triss Merigold”在捷克语版本里只能避讳一下,成了“Triss Ranuncul”。
  2. 西语里照搬“Jennifer”的话就变成了“赫妮菲尔”了。
  3. 如果你对凯尔特文化不熟悉的话,这里稍微解释一下:康沃尔就是大不列颠岛最西南的那个尾巴那里;布列塔尼是法国西北角那个半岛;加利西亚是西班牙最西北,——维戈·塞尔塔(Vigo Celta)听说过吗,维戈是城市名,“塞尔塔”(Celta)其实就是“凯尔特”(Celt)的西班牙化——顶在葡萄牙上面那里;威尔士就不说了。这几个地区和苏格兰、爱尔兰、马恩岛一样都属于凯尔特文化圈,祖上都说凯尔特语(族)。
  4. Patricia Monaghan, The Encyclopedia of Celtic Mythology and Folklore, 188.
  5. 这种现代语言其实是爱尔兰政府为了强调民族性、独立性,综合多种爱尔兰方言生造出来的“普通话”。不做特别说明的话,本文提到的“爱尔兰语”均指古爱尔兰语。
  6. 邱方哲. 亲爱的老爱尔兰. 上海三联书店. 2015: 2-3.
  7. 《猎魔人》另一位主要角色希瑞(希里,Ciri)的全名里也有“Fiona”。
  8. 这个人在“Fate”世界里有个更响亮的译名——库丘林(显然是从英语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