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2》结束时女巫猎捕已经开始

女巫猎捕Witch hunts),或简称“猎巫”,是一场对魔法使用者的大规模迫害运动,从1272年起至1276年止共持续了4年[1]。在此期间,大部分来自女术士集会所和其他各类魔法组织的成员以及那些“令人反感”的法师都惨遭杀害。此后猎巫行动被扩大化,很多医者、炼金师、草药师和非人类种族都上了杀戮名单。大部分受害者都被绑在柱子上活活烧死或是被尖木桩穿刺。这场运动的领导者是谁并不清楚,可能是永恒之火教会、克里夫教的追随者、弑君者或是其他保守反动的组织。

然而迫害活动的几个煽动者是明确的,他们包括高阶祭司塞勒斯·英格尔肯·海姆法[2](Cyrus Engelkind Hemmelfart)、牧师维勒莫[1](Willemer)和瑞达尼亚国王拉多维德五世尼弗迦德皇帝恩希尔·恩瑞斯则对此袖手旁观[2]。参与行动的人员主要来自女巫猎人组织的成员以及烈焰蔷薇骑士团的骑士们[3]。不过这个世界并不是黑白分明的,不是所有的法师都是无辜者,也不是所有女巫猎人/骑士都是虐待狂魔。

几百年后的14和15世纪里,这段疯狂的政治迫害时期与北境战争一并被视为历史上的“黑暗时代”。女术士集会所的名誉也被恢复了,其成员也都升格成为了圣人和殉道者[1]

部分受害者

《巫师3》中的迫害

女术士

菲莉霞和沙佩勒《巫师3》

炼金师及草药师

其他人物

奥森弗特戴尔瑞监狱中还有一份囚犯名单[2][6]

  • 布雷·维尔曼——春分3日,因使用魔法入狱。详加审问仍不认罪。花节7日询问时死亡。
  • 亚图·弗利斯特——春分5日,因使用魔法入狱。春分10日认罪。判处火刑。春分11日处决。
  • 玛格丽塔·劳克斯-安蒂列——春分6日,因使用魔法入狱。尚未认罪,建议加强审问。
  • Keth——春分6日,因违法占卜入狱。尚未认罪。判处火刑处死。
  • Undomiel——森林里的精灵女巫,春分6日入狱。对奥森弗特居民下诅咒。尚未认罪。判火刑处死。
  • “Zelona”——女术士。真名未知。春分7日因使用魔法、协助其他逃犯入狱。判火刑处死。
  • Shipek——春分7日入狱,印刷、分发手册,批判瑞达尼亚王国。已认罪。判绞刑处死。
  • Vatt——矮人,春分7日入狱,撕毁女巫通缉海报。已认罪。判刑砍断右手。
  • Gregski——春分8日入狱,藏匿逃犯。已认罪。判绞刑处死。
女巫猎捕已经扩大为猎捕非人种族《巫师3》
  • “Hunt”——真名未知。春分8日入狱。骚扰贵族女士。判一个月暗房禁闭。
  • Dona——春分8日入狱。从事手相。尚未认罪。建议加强审问。
  • “Dragonbird”——真名未知。春分9日入狱。被控精通数字占卜。已认罪。判火刑处死。
  • Second Child——精灵占卜师,已发疯。春分9日入狱。煽动憎恨教会罪。昏迷后无法沟通,可能伪装。建议持续囚禁静观其变,等待回答。
  • Corylea——春分10日入狱。与松鼠党共谋。以不当言语认罪。判绞刑处死。
  • “Highland Tommy”——拒绝透露真名。春分11日入狱。挥剑攻击。已认罪。判斩首处死。
  • “The Seeker”——真名未知。春分11日入狱。疑似间谍。建议用炙铁加强审问。必须问出主使者身份。
  • Man of N'vah——春分12日入狱。多起大胆的住户和商家入室盗窃。为证清白他已经开始绝食抗议。建议饿死他。
  • Petra Silie——春分12日入狱。研究草药和出版违禁语录。已认罪。判火刑处死。
  • Sidspyker——春分13日入狱。邻居称他使用魔法。已证明清白。释放。
  • “Reptile Man”——真名未知。春分13日入狱。参与血腥争执。因头部受伤仍未清醒。建议入院。
  • “Sardukhar”——尼弗迦德人,真名未知。为北方领域之敌,尼弗迦德皇帝的精英宫廷护卫队队员,春分13日入狱。紧密看守,等待军方情报人员抵达。
  • Nars——结草草原半身人。春分13日入狱。逃税和勒索。尚未认罪。建议加强审问。
  • Momotek——春分14日入狱。持有、使用魔法护身符。心智弱小。适合协助看守其他囚犯。注意:不能给予尖锐物。

引用和注释

  1. 1.0 1.1 1.2 1.3 1.4 湖中仙女
  2.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巫师3:狂猎
  3. 3.0 3.1 3.2 巫师2:国王刺客
  4. 不是直接受害者,但是死于科德温国王亨赛特之手
  5. 根据玛格丽塔在《巫师3》中所述
  6. 未翻译的人名都来自于波兰语和英语的CD Projekt Red论坛的主持人名。参见:List of prisoners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