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士/法师(Mage)是受过教育且有能力操纵魔法的人们,这些虽然只是许多称呼之一,但大部分被使用多年的称呼并非恭维之词。这些称呼包含了礼貌的“智者”到不太精确的“该死的狗娘养的,他们最好得瘟疫”。至于他们之中的女性:女术士,其称呼则介于“女大支配者”和某个我基于语言健全和对女性的尊重而不便在此重复的口语之间。

介绍

伊斯琳妮

在猎魔人的世界里,只有少数人具有变成法师的潜能,并且这些人大多数都会在疯狂中毁灭。一些人天生可以感知混沌能量——元素之力(空气,水流,大地和火焰)敏感的源力术士(the Sources),这种人被称为“法源”,法源在经过系统的训练之后便可以操控魔法能量。许多法源在小时候会被送到魔法学院进行研习,经过长期的学习他们能使用魔法做许多常人难以办到的事情,并且他们可以通过魔法手段来延缓自己的衰老,所以术士们都非常长寿,年龄过百的术士看起来也非常年轻。而对于自己的外观选择,男术士倾向于更老的外观,因为这样看上去更具威严与智慧。而女术士则偏爱年轻漂亮的脸庞,由于长期的对魔法的研习,绝大部分的术士都会丧失生育能力。

这些具有天赋的还在会在魔法学院学习多年,获取各种知识,练习魔法技能。因为他们的能力,术士们的年龄增长会比普通人缓慢许多,他们可以从四种元素——空气,水流,大地和火焰中萃取魔法能量,进行长距离的传输,用来治疗、或者杀戮,他们拥有丰富的科学和政治知识,因为这些知识,许多法师甚至和统治者无异。总之,对魔力的支配能力使他们位居一般凡人之上, 不论是好或坏。

从岁月开始以来,历史上纪录的术士若非造福者或英雄就是剥夺尊敬与信赖的恶棍。人类的记忆倾向记住后者,这或许是一般百姓对这类职业抱持反感的理由。

历史

巫师2中的术士形象

古代

巫师的大陆之初是没有人类的,主宰这片大陆是精灵和其他非人种,人类生存在大陆的西方未知的地域,根据传说,在500年前,人类由术士带领登陆到这片大陆,在航行大海的过程中,人类的船只遇到了风浪,一个名为詹·贝克尔的术士通过法力使风浪平静,他的能力让远航而来的人类得以登陆。人类在上岸后,又是由他开山劈石,为人类提供水源,驱赶走乌云和暴风,让人类开始在这片土地繁衍生息。

这位术士对于这些远渡重洋的人类而言犹如分开红海的摩西,最初的时期术士受着人类的敬仰,但人类的统治者仍然是他们的国王。

随后的时间里,术士们开始进行职业化的发展,挑选对元素之力敏感的源力术士(the Sources)。逐步的在大陆的灵山宝地建立了各种各样的术士的培训学校,在这段时间 术士开始和其他以法力谋生的人群接触;比如:德鲁伊和本地的精灵术士、以及各个宗教的祭司,这个时候 ,大陆上的最初一批国家已经建立起来,因为魔法的重要性,术士和这些魔法职业者被王国给视为人才。魔法能力者开始进入王国的宫廷接触到政治。因为政治的特性,使得这些魔法能力者开始进行内斗和战争。

最终在纪元9世纪,那些最早的魔法使用者形成了一个互不侵犯的组织诺维格瑞联盟,也即后来的术士兄弟会的前身。乔弗利·蒙克组织了一批具有法源力量的儿童前往洛克·穆因尼接受精灵的训练,而术士的地位也在米尔特最终被确定。术士们与各位酋长、祭司和德鲁伊签订停战协定,关于互不侵略,并且一致认为魔法应该远离政治。之后德鲁伊和各种宗教祭司慢慢淡出了政治舞台。德鲁伊进行自我流放的修炼。然而这个协定在术士身上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战争和政治仍然包围着术士们。

他们被卷入各种各样的国家纠纷,这正是因为术士们掌控着世界上威力最强大的能量——魔法,而之后的由米兰·鲁本奈克元帅所率领的来自崔托格的军队对洛克·穆因尼和艾斯特•哈姆雷特的大屠杀因为没有术士的加入变得异常残暴。

纪元9世纪30年代,所以有相当一部分术士认为:术士们不应放任自流,那将会给整片大陆带来灾难。之后“纯白”拉法德终结了北方国王之间的长期不和,使混乱的“六年战争”结束,这也证明了魔法的政治意义。最终,在赫伯特·斯丹莫福德(Herbert Stammelford)、奥萝拉·亨森(Aurora Henson)、伊沃·里克特(Ivo Richert)、格兰维尔的艾格尼丝(Agnes of Glanville)、乔弗利·蒙克(Geoffrey Monck)和托尔·卡内德的拉德米尔(Radmir of Tor Carnedd)几个法力强大的术士牵头,术士们组建了术士兄弟会,并颁布了术士法案、签署章程,法师枢密会也正式建立,随后的高阶术士评议会也成立,与巫师会(天赋与技艺协会)共同作为枢密会,术士兄弟会的领导层。

由于组织裁定所有术士都必须由术士兄弟会领导并且准守术士法案。但对于所有那些拒绝接受协会管理的法师最终都被处死,而拒绝这种措施的“纯白”拉法德也同样死于这次术士内战。

魔法力量与世俗王权一直存在着彼此共存但矛盾不断的状态,二者之间彼此的制衡也称为了北方诸国的政治常态。即便魔法使用者最早以调和各国间矛盾而存在于世,而随着时代发展以及术士们的掌权,魔法的运用者们逐渐把野心放在了汲取权力的事业上,这也导致了国王与术士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愈发严重。

近代

纪元1263年,第一次尼弗迦德-北境战争爆发。22位北方术士在洛格伊文的威戈佛特兹的领导下,于索登山上抵抗尼弗迦德来势汹汹的侵略军,最终以13人死亡的惨重代价赢得胜利,促进了战事的结束。后世称其为索登山战役,由于索登山和术士之间的渊源,索登山又被称为法师之山(Mage Hill)、十四烈士之山(Hill of The Fourteen)。 山上建有一座方尖碑,镌刻着十四位阵亡术士的名字。每年四月三十日的五朔节,附近的民众们会点燃灯火纪念这十四位英雄(其中特莉丝被错误估计在内)。

翌年,在威戈佛特兹的带头下,帝国与北方签订了停战条约。

纪元1267年,在仙尼德岛的最后一次集会中评议会发生了一场政变——有些法师被指控叛国,换句话说,为尼弗迦德帝国工作,而他们不是被捕就是被杀。第二次尼弗迦德-北境战争也就此爆发。术士兄弟会也随着蒂莎娅·德·维瑞斯的自杀而毁灭。大量术士被迫踢出王国的领导层,流亡海外。

幸免于难的法师赢得独立,且建立了较小的协会——菲丽芭·艾哈特蒙特卡沃组建了女术士集会所,一个在第二次尼弗迦德-北境战争期间秘密操纵政局的集会,该集会以“魔法”作为最好信仰。在后世的流传中,集会所由十位“主母”所组建:崔托格的菲丽帕·艾哈特马里波特莉丝·梅利葛德玛格丽塔·劳克斯-安蒂列卡瑞亚斯凯拉·梅兹阿德·卡莱萨宾娜·葛丽维希格克雷伊登席儿·德·坦沙维耶多尔·布雷坦纳法兰茜丝卡·芬达贝维可瓦罗艾希蕾·瓦·阿纳兴陶森特芙琳吉拉·薇歌(受艾希蕾邀请)、蓝山艾达·艾敏(受法兰茜丝卡邀请)。

纪元1268年,战争各方在辛特拉签署《辛特拉合约》,第二次尼弗迦德-北境战争就此结束,而合约签订期间,集会所就在签订会议的上方,秘密注视并试图操纵着政局的走向。

女术士集会所

在反叛军兴起后,法师们重新获得了影响力。许多人成为了皇家顾问,有些甚至在幕后统治国家。菲丽帕·艾哈特借由担任瑞达尼亚的术士顾问巩固了她的地位,而多尔·布雷坦纳的女王——精灵法兰茜斯卡·芬达贝,对人类事务展现出了高度兴趣,并且成为了精灵土地的统治者。最年轻的女术士之一的特莉丝‧梅莉葛德则代表弗尔泰斯特王的利益,加入了新秩序的创造工作。

一般人无法区分女巫、术士与猎魔人之间的差别。任何运用法术的人都被当成是可疑分子或者无神论者。不过那些受过良好教育并居住在大城市的人都知道要给法师应有的尊敬。


你真让我吃惊。我为你说出这种话、为你的毫无动力、为你高傲的冷漠而吃惊。你去过索登、安格林河谷地区。你知道辛特拉王国发生了什么,知道卡兰瑟王后及其子民的遭遇。你知道希瑞经历了怎样的苦难,也知道她为何会在夜里哭泣……那儿有喧嚣和火焰,有燃烧的箭矢和炸裂的火球,有尖叫和碰撞声,而我突然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身下是一堆烧焦冒烟的破布。然后我才意识到,那堆破布就是尤尔;而她身边那个可怕的东西,那具没有四肢、发出可怕尖叫的身躯正是珊瑚。我以为自己躺在珊瑚的血泊中,但那其实是我的血。然后我发现他们对我做了什么,我开始哀号,像条被人痛打的狗,像个受了虐待的孩子——别过来!不用担心,我不会哭的。我已经不是那个来自马里波的小女孩了。该死的,我是特莉丝·梅利葛德,在索登山上死去的第十四人……我永远不会再穿低胸的衣服了,杰洛特,永远不会……站到山上之前,巫师会只对我们说了一句:‘你们非去不可。’这是谁的战争?我们在保护什么?土地?边疆?村民及其村舍?国王们的利益?巫师们的影响力和收入?为了秩序对抗混沌?我不知道!但我们还是照做了,因为我们非去不可。如有必要,我还会再次站到那座山上。否则,我们上一次的牺牲就全白费了。
—— 特莉丝回忆索登山战役

1272年起至1276年,在卡特里奥娜瘟疫爆发的催化下,女巫狩猎行动发生,在此期间,大部分来自女术士集会所和其他各类魔法组织的成员以及那些“令人反感”的法师都惨遭杀害。此后猎巫行动被扩大化,很多医者、炼金师、草药师和非人类种族都上了杀戮名单。一直到纪元14世纪,这些被迫害的术士们才受到平反,女术士集会所的名誉也被恢复了,其成员也都升格成为了圣人和殉道者。

教育

许多术士或魔法使用者都在世界各地的魔法学院学习,掌控操控混沌能量的技巧:

  • 尼弗迦德帝国:帝国术士学院,受帝国政府管控
  • 北方诸国:(男校)班·阿德学院,受术士兄弟会管控;(女校)艾瑞图萨学院,受术士兄弟会管控。

女术士

巫师2中的女术士形象

女术士(Sorceress)特指女性的术士。

...作为女性成员 — 通常被称为‘女术士’ — 她们还会被冠以各种称谓: 从‘炼金师傅’到那些日常表述,出于对语言和女性的尊重,我不会在此复述。

在这个女性毫无地位的社会里,研习魔法的女术士是一群特殊的人群。因为一般来说,只有那些长相丑陋或是身体残疾的女性法源才会被送去魔法学院。原因很简单,当女孩成为术士之后便会与家庭断绝一切的联系,而她们的父母得不到任何的好处,只有那些没法出嫁或者没人关心的残疾法源才会去到魔法学院。在魔法学院中,她们会通过魔法手段整改自己的身体和容貌。因为女术士备受世人歧视的艰辛童年,造就了她们的坚韧性格,许多女术士美丽的双眼中常常闪烁着怒火。然而这种童年的艰辛也让她们变得爱慕虚荣,大部分的女术士都穿着华美而暴露。在猎魔人的世界里,平民的女性都会扎上头巾而贵族妇女会戴上她们豪华的礼帽,只有两种女性会留着披肩长发——妓女和女术士,她们用这种方式向世人宣告自己的独立。

在游戏中

巫师

日志

法师
Journal Glossary.png

只有少数的人具有变成法师的潜能,并且这些带有潜力的人大多数会毁灭在疯狂之中。除非讨论中的人 - 也以始源者的身份所知 - 能够很快地学习如何控制它,他们有可能会变成半疯狂且流着口水的哲人。这也是为何魔法学校会建立的原因,在那里有天分的孩童可以学习许多年,获得知识并精通魔法技巧。受到他们拥有的力量所惠,法师通常比常人老化的慢。他们可以从四种元素中萃取魔法的能量,传送自己到很远的距离,和医疗 - 和在眨眼之间杀人一样。他们拥有广泛的的科学与政治知识;因为后者的关系,许多法师等同于统治者。

一般人无法区分女巫、术士与狩魔猎人之间的差别。任何运用法术的人都被当成是可疑分子或是无神论者。不过那些受过良好教育与居住在大城市中的人,知道要给法师应有的尊敬。

在对抗尼弗加德战争的初期,见证了术士兄弟会的结束,一个被魔法实践严密控制的法师组织。兄弟会最后一次集会中,在仙尼德岛发生了一场叛乱;有些法师被控叛国 - 换句话说,为尼弗迦德帝国工作 - 而他们不是被捕就是被杀。幸免于难德法师赢得独立,且建立了较小的协会。在反叛军兴起之后,法师重新获得了影响力。许多人成为了皇家顾问,有些神职在幕后统治国家。菲丽芭·艾哈特皆有单人瑞达尼亚德国师巩固了她的地位,而多尔·布雷坦纳的女王,精灵法兰茜斯卡·芬达贝对人类事务上有高度的兴趣,也成为精灵土地的统治者。最年轻女术士之一的特莉丝·梅利葛德则代表弗尔泰斯特王的利益,也加入了新秩序的创造。

注释和引用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