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其他同名或近似页面,请参阅消歧义页面Disambig.png


Wolflogo red.png
——“你真的想知道吗?” 这篇文章透露了书中或游戏中的故事内容。

《永恒之火》(波兰文:Wieczny ogień,Eternal Flame[1])是收录在小说集《宿命之剑》中的一篇短篇小说,作者安杰伊·萨普科夫斯基,讲述了诺维格瑞城中的一个半身人、一个变形怪、一次精明的投资和丹德里恩的一段歌谣的创作过程。

故事梗概

杰洛特听到了一声愤怒的尖叫,接着什么东西猛地摔在了街道上。他赶忙前往声音的源头一看,一个丰满的女人站在阳台上,尖叫着朝街上的一个男人扔花盆。他们俩大声争吵着,那个男的就像被开水烫了的猫一样在街上蹦来跳去躲避着飞来的花盆。听了片刻后杰洛特了解到那个女的叫做薇丝普拉,而那个男的不是别人正是丹德里恩。丹德里恩也发现了杰洛特,于是赶紧跑过来,远离那个愤怒的女人。简短交谈了一番后,杰洛特得知原来薇丝普拉是丹德里恩的未婚妻。他建议一起去酒馆喝一杯放松一下他大战之后紧张的神经。

去酒馆的路上,杰洛特说道他现在和叶妮芙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好了,所以他打算来诺维格瑞接几个简单的委托。丹德里恩在这里则是为了创作他的新歌谣《冬季》。

在一个人不太多的酒馆里他们遇上了一个半身人商人丹迪·比伯威特,看上去是丹德里恩的朋友。他正在熬汤,猎魔人和诗人在商人旁边坐了下来。丹迪左手拿着一个木勺,上面挂着几个洋葱圈像钟摆一样晃来晃去,右手端着一个陶碗。他们刚聊了没几分钟,房间的门被猛的推开了,进来了一个半身人,从头到脚跟面前这个商人都一模一样。

第二个丹迪纵身跃过来对着第一个丹迪大喊并且大打出手。杰洛特反应迅速,本能地加入了战斗。然而第一个丹迪像蜘蛛一样溜走了,路上撞到了一个女仆,她吓得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叫。这让他减速了,杰洛特趁机追上了这个丹迪并把他打翻在地。这个生物开始变形,越变越不成样子还不断地求饶。酒吧老板让那个还在尖叫的女孩快去叫守卫,但是丹德里恩赶紧拦住了她,第二个丹迪说这是私人事务,而且他会赔偿酒馆的损失。

他们在叫不叫守卫的问题上争执了一番,并把那个家伙带进了一间小屋子开始问话。原来他是一个变形怪,名叫特里科·朗格瑞文克·勒托特,朋友们管他叫嘟嘟。丹迪形容他就像“一个正在发酵的生面团”。

嘟嘟《巫师之昆特牌

丹迪此前本来是要去附近的马市卖马的,几天前的夜里他去方便结果被打晕,醒来后发现他的所有马匹和手下都消失了。他花了好几天时间才回到这里,结果再次遇上了他的复制品。他生气地询问变形怪他的马都哪去了,并一口咬定是嘟嘟在森林里打劫了他。变形怪承认了,丹迪想杀了他。但是杰洛特觉得他可怜,于是说他从来不杀害有智慧的种族。于是大家留了他的性命,但是让他必须交代清楚这几天变成丹迪以后到底干了什么。酒吧老板打断了谈话说变形怪特别容易被周围的人类杀掉,所以他应该变形作为伪装。变形怪于是再一次变成了丹迪,制造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副本,丹德里恩和杰洛特都惊呆了。变形怪说他们不只是复制别人的外貌,而是连思维、想法和精神都能复制。

继续刚才的问话,变形怪交代了他把马匹带到诺维格瑞而不是原来计划的马市来卖。诺维格瑞没有马市所以嘟嘟自己开价赚了一大笔钱,然后他拿这些钱去投资,买了一吨重的商品,其中包括鱼肝油、玫瑰精油、含羞草皮、胭脂虫、陶碗和蜂蜡。丹迪大受打击,因为他知道这些东西根本没有半点用处。突然,酒馆的门被再次推开,一个穿着紫色长袍戴着一顶怪异的尖帽子的人进来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叫比伯威特的商人。变形怪丹迪见状飞快地逃走了,杰洛特赶紧跟上他。变形怪在紫袍人召唤手下人帮忙的时候趁机强行穿过,守卫抓住了杰洛特,他们认为是他帮助变形怪逃掉的。

丹迪赶紧给这个名叫施沃恩的紫袍人解释说跑掉的那人是他的堂弟纳特凯斯·比伯威特,他从小的时候受过一种伤,让他一见到紫色就会被激怒。施沃恩相信了他的谎话,然后告诉丹迪他必须在一天之内为他赚取的巨额利润上缴1500克朗的税款,否则就会被关进监狱。丹迪再次遭到沉重打击,因为他无论如何也付不起这么多钱。

那天晚些时候,丹迪、丹德里恩和杰洛特在一个喷泉附近碰面,商量如何在北方最大的城市中抓住一个变形怪。但是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发现被包围了,一群穿着装饰蛇神女妖盔甲的士兵围住了他们,一个穿着长袍戴着一条金链的人走上前来。丹德里恩认出来这是沙佩勒。沙佩勒想谈一谈酒馆里的变形怪——或者用他的话说叫做“麻烦鬼”。他宣称任何人说他们看到了麻烦鬼都是一种亵渎,他们应该被当成异教徒关入地牢,因为永恒之火保护着诺维格瑞不受任何怪物的侵犯。酒吧老板说他看到过一个,现已经被投入地牢。

永恒之火——猎魔人剧集

随后沙佩勒想跟杰洛特私下里谈一谈。他问杰洛特假如城里有一个麻烦鬼应该给他付多少钱。杰洛特答道:“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因为他不愿意在城市里猎杀怪物,这很有可能引起误伤。另外他并不把变形怪视作一个威胁。沙佩勒很生气,他警告说如果杰洛特和他的朋友想离开城市的话就必须帮他。随后沙佩勒离开,他的士兵排着整齐的纵队随之离开。

丹德里恩松了一口气,但是丹迪看到了他认识的一个商人穆斯克拉特正在走近。他不但震惊而且愤怒,直接质问丹迪是怎么预知在柯维尔政变伊斯特拉德·蒂森能够重夺王权的。他告诉他们随着伊斯特拉德登基,他们家族红色的旗帜让制造红色染料的胭脂虫的价格暴涨。丹迪大吃一惊,他突然意识到如何找到嘟嘟了。于是赶紧跑向银行了解情况。丹德里恩和杰洛特跟着他一起去了。丹迪见到了他银行的合作伙伴维米·维瓦尔第,维米把他们邀请进他的办公室。在这里,半身人发现变形怪已经来过好几次,不但在银行里存入了靠胭脂虫和其他一些“毫无价值”的货物赚到的一大笔钱,甚至把所欠的税款都还清了。

然后他们讨论了一会儿商业上的事,话题转向了沙佩勒。维米说他商业上的成功最近已经被沙佩勒盯上了,因为沙佩勒通常才是站在商业利润顶峰的人。随后丹迪发现变形怪正在西边的市场,他要了一条粗壮结实的棍子,丢下维米直奔市场。

到了市场后,三人分头行动寻找变形怪。杰洛特急切地搜索了一阵但是他的注意力被丹德里恩的歌声吸引走了。杰洛特发现丹德里恩在街上像个卖艺的的一样正在歌唱,一大群人在围观。杰洛特走过去问他在干什么,但片刻之后薇丝普拉出现了,还像之前一样生气。丹德里恩吓得跳了起来赶紧逃跑了,几人分散了开来。丹迪冲进了人群,撞倒了薇丝普拉并大喊他看到他了。

丹迪指了“丹德里恩”一下,杰洛特明白过来,两人一起追赶他。变形怪最后被跑进了一个肉店的帐篷里,杰洛特利用阿尔德法印把他困在了帐篷里。猎魔人不想杀了他也不想把他交给权力部门,他只是想让他离开这座城市。但是变形怪不愿意,他变成了杰洛特的样子。两个猎魔人开始了交锋,使用的招数都一模一样。变形怪反复说着杰洛特不可能击败他,因为他是杰洛特完全一样的复制品。但是杰洛特清楚,变形怪没有勇气击败他。因为他没有胆量去了解坏人,他本性是善良的。杰洛特之所以知道这点是因为变形怪大可直接杀掉丹迪,拿走他的东西然而埋掉他的尸体走人,一切后续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但是他并没有做这样的坏事。而变形怪自从变成杰洛特以后也明白了杰洛特的想法。他随后又变成了丹德里恩的样子解释说他想要的只是能够留在诺维格瑞,像矮人半身人地精精灵一样地生活。杰洛特于是收剑入鞘,目送他回到街道上。变形怪回过头来表示感谢,用他的鲁特琴奏响了和弦,继续唱起丹德里恩的歌谣《冬季》的剩余部分。突然,薇丝普拉又出现了。

她用煎锅使劲扇“丹德里恩”,他的外观开始走形了。人群聚集过来,杰洛特试图赶走他们。就在此时,没带卫兵的沙佩勒独自一人出现了,他走向了变形怪。丹迪也满头大汗地从另一个肉铺的帐篷里跑过来。沙佩勒试着跟已经不成样子的变形怪沟通,并且呼唤他的名字“嘟嘟”。他建议嘟嘟再变回丹迪的样子,因为人们觉得“所有半身人长得都一样”。嘟嘟于是又变回了丹迪,或者按他们说的,丹迪的堂弟。现在真正的丹迪已经不生他的气了,因为他发觉嘟嘟的经商之道非常了不起,并让丹迪的商业名声大振。沙佩勒因为先前在喷泉边对杰洛特的试探了解到了猎魔人并无意猎杀他,于是也告诉了他们事情的真相:他也是一个变形怪,两个月以前真正的沙佩勒因心脏病突发而死,他恰好就在附近于是就变成了他的样子。这样一来能在诺维格瑞待下去,二来还能利用他的身份做点善事。嘟嘟也告诉大家买了那么一大堆货物的原因:因为他们打算在诺维格瑞建立一个新的永恒之火祭坛,那些都是祭坛红烛所需的材料。

大家对事情的原委感到满意,决定保守这个秘密。最后他们一起前往帕西弗罗拉,这段故事就此结束。

角色

影视剧

猎魔人电视剧中的第七集《Dolina Kwiatów 》(百花谷)部分内容改编自此篇小说。

引用和注释

  1. 本篇小说的英文标题为Eternal Flame,也可译为“永恒之焰”以便与“永恒之火”("Eternal Fire")宗教相区别。
5.0
3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