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cher Wild Hunt Concept.jpg
狂猎
Wild Hunt
信息
别称 红骑兵队(Dearg Ruadhri)
部队种族 艾恩·艾尔
统帅 艾瑞汀·布里克·格拉斯
军官 伊勒瑞斯
卡兰希尔
尼斯里拉
游戏 巫师
巫师3:狂猎
巫师之昆特牌
书目 宿命之剑(仅提及)
轻蔑时代
雨燕之塔
湖中女士
题图:巫师-狂猎概念设计

狂猎Wild Hunt)是一群骑着骷髅马的鬼魂骑士,在狂猎之王的带领下成群结队踏过夜空,伴随着他们的骑行是电闪雷鸣、鬼魅般的嚎叫和噩梦。在民间传说中,狂猎是不详的征兆,他们预示着战争的到来,人们会在他们的游行中被掳走,直到沧海桑田后才得以归乡。


哦,上古血脉之子!你属于我们!你是我们的!加入我们的行列,加入我们的狩猎!我们会策马飞奔,奔向末日,奔向永恒,奔向存在的终结!天真的混沌之女啊,你是我们的!加入我们,享受狩猎的狂喜!你是我们的。你是我们的一员!我们才是你的归宿![1]
—— 狂猎之王


狂猎虽然以幽魂的形象现身,实际上是来自异世界的精灵——艾恩·艾尔的红骑兵队,为了逃离白霜艾瑞汀·布里克·格拉斯便带领着红骑兵队以幽魂的形式穿梭到其他世界,寻找他们失去的上古之血——希瑞菈


你也要明白,你与生俱来的才能帮不了你。不要试图逃跑。就算你真这么做了,我的Dearg Ruadhri——我的红骑兵队——也会跨越时间与空间的裂隙抓到你。[2]
—— 艾瑞汀·布里克·格拉斯

介绍

鬼魂骑士

狂猎是一群鬼魂,骑着骷髅马、穿着腐朽的盔甲、披着破烂的披风的鬼魂骑士,死灰色面具下是惨白的肌肤,双眼冒着鬼火,如同死人。狂猎之王带领着狂猎大军掠过夜空,在夏日他们的游行只是高高掠过天际,而在冬天他们的骑行会更加让人战栗,狂猎的队伍带来邪恶的气息,风中夹杂着尖叫声、牲畜焦躁不安,还有电闪雷鸣[1]。狂猎在骑行中掳走人类,许多个世纪以来这种事情并不少见[3],这些人从此消失在旁人视野中,直到沧海桑田才可能会被丢回原来的世界,只剩下一副空洞的躯壳[4]

传说

无论是北方还是尼弗迦德,狂猎都是人尽皆知的噩兆,会带来灾厄——特别是战争的预兆,从辛特拉大屠杀到仙尼德岛政变后的北境战争在其,都被人目睹到曾有狂猎出现作为征兆[1]。有人甚至称在布利姆巫德海角见到一艘幽灵船,船上立着头戴羽盔的狂猎骑士[5]。无论这是真是假,狂猎带来的噩梦是真切的,睡梦中的人们——特别是小孩会在狂猎马蹄带来的噩梦中惊醒。

在秋分日,狂猎格外躁动,普罗大众对这种异象有许多解释,由于不同的地区有着不同的鬼怪传说,所以解释的内容也大相径庭。占星家、德鲁伊和巫师们也各有各的说法,但大都错得离谱。只有极少数人能把这些现象与实际发生的事件联系到一起。在史凯利格群岛,迷信的民众将狂猎的骑行称为“Tedd Deireádh”,也就是世界末日,随之而来的则是瑞那鲁格之役——光明与黑暗的总决战。他们相信,秋分之夜的大风暴与冲刷群岛的巨浪一样,都由巨舟纳吉尔法掀起。这艘大船用死人的指甲与趾甲建造,它从死亡之地摩霍格出发,船上载着一支鬼魂与恶魔的大军——狂猎。[3]

艾恩·希德精灵有一则冬之女王的传说:她乘坐白马拉的雪橇,在暴风雪中四处旅行,沿途洒下细小而尖锐的冰之碎片。如果碎片落进某个人的眼睛或心里,那人就会遭遇不幸,会永远迷失:他不会再被除冬之女王以外任何事物吸引,陷入永恒的折磨,最后他会舍弃一切,去追随冬之女王,追寻他的梦想和爱人。然而他的愿望永远也不会实现,他会因悲伤而死去。这是精灵对狂猎这种可怕现象浪漫化的包装,俗人坚持相信这是一种诅咒,而荒谬的集体疯狂会驱使人们追随掠过天空的鬼魂,最终消失[6]

红骑兵队

狂猎的真实身份是艾恩·希德精灵在异世界兄弟——艾恩·艾尔精灵的Dearg Ruadhri——红骑兵队。曾经艾恩·艾尔精灵为了躲避白霜开启阿德·盖斯——宏伟之门,穿越了一个又一个世界,每到一个新世界,赤杨之王奥伯伦·穆希塔齐与雀鹰——艾瑞汀·布里克·格拉斯便会带领红骑兵队征服原来的住民,他们利用了同样能穿越世界的独角兽达成自己的野心,又在成功后抛弃、血洗了这个种族,从此独角兽持续与艾恩·艾尔进行着战争[4]

天球交汇后艾恩·艾尔失去了穿越世界的力,只能在美丽的家园提尔·纳·丽亚坐以待毙,被不断逼近的白霜吞噬。艾瑞汀和红骑兵队被禁锢在螺旋、作为无力的鬼魂徘徊于诸界之间。[4]

艾恩·艾尔苦心培育出重新具备这种能力的上古之血——赤杨之王的女儿劳拉·朵伦,希望她与狐狸——阿瓦拉克结合诞下的儿女重新给艾恩·艾尔希望,然而劳拉·朵伦与一名人类术士私奔,从此上古之血的力量流落于人间[7],一直传至辛特拉公主希瑞菈身上,为了重新找回失落的上古之血,狂猎骑兵便不断在这个世界游荡。

狂猎之歌

追寻狂猎的灵魂,

狂猎圈住了世人 。

万物被卷进漩涡,

纯洁无政府横跨世界。

战争吞噬鲜血,

淹没无辜生命。

失去一切希望,

展现力量狂热。

镜中出现无心之人,

世上被这些名字缠绕。

代表以血止血,

并喂下无尽的欲望。

在游戏中

*游戏延续了小说中未解决的狂猎故事线,从湖中女士结尾杰洛特与叶妮芙在苹果岛上醒来开始,续写了狂猎与上古之血、白霜矛盾的结果。

绑架叶妮芙

杰洛特与叶妮芙在利维亚大屠杀死亡后被希瑞送去了异界,二人在苹果岛上醒来,希瑞则独自一人再次出发。艾瑞汀与狂猎继续搜寻着上古之血,他们来到苹果绑架走了叶妮芙,于是杰洛特也离开苹果岛去拯救叶妮芙。杰洛特一路沿着狂猎的传闻搜寻,偶然救下了一名猎魔人雷索,得知他们远在南方的蝮蛇学派掌握着许多狂猎学识,便同雷索及他的同伴一起寻找。最终猎魔人们与狂猎在吊死鬼树下鏖战,猎魔人武艺高强但亡灵军队无穷无尽,最后杰洛特与狂猎之王艾瑞汀达成了协议,以自己与狂猎同行为代价,换回叶妮芙,将她托付给了雷索,之后杰洛特就作为狂猎的一员与他们一同骑行。

艾德斯伯格的贾奎斯

后来杰洛特被狂猎抛弃,维瑟米尔等人在凯尔·莫罕附近发现了本以为早已死去的杰洛特,将他救回了要塞,发现他如同那些被狂猎掳走后归来的人一样,丧失了记忆。在凯尔·莫罕,火蜥蜴帮突然出现,抢走了猎魔人的配方,猎魔人们分头去追回自己的财产,杰洛特在维吉玛的调查发现,火蜥蜴帮背后是烈焰蔷薇骑士团的大团长艾德斯伯格的贾奎斯。贾奎斯出身神秘,但他具备与希瑞一样预见未来的能力,似乎是上古之血失落的后裔,狂猎之王循着这个线索也出现在维吉玛。贾奎斯与杰洛特对峙时,向猎魔人展现了他所看到的白霜末日,杰洛特认为这是疯狂的臆想,在冰原上杀死了贾奎斯,狂猎之王接着出现,意图夺走贾奎斯的灵魂。贾奎斯引起的骚乱平息后,杰洛特的记忆渐渐恢复,想起了自己与狂猎的遭遇,意识到自己需要找到叶妮芙与希瑞。

追踪希瑞

希瑞在逃离狂猎的过程中,得到了贤者阿瓦拉克的协助,狂猎则在威伦,他最终将希瑞藏到了迷雾岛上,阿瓦拉克则被狂猎抓住,变成了乌马,几经流转落到血腥男爵手上。寻找希瑞的杰洛特将乌马带回凯尔·莫罕,解除诅咒后从阿瓦拉克口中得知了希瑞的所在

巫师

游戏中偶有狂猎之王的幽灵出现,在游戏终局打败后,贾奎斯同样作为上古之血的继承者,狂猎之王想要收走他的灵魂,杰洛特如果拒绝则会与狂猎之王战斗。

巫师1》中的狂猎之王

巫师2:国王刺客

游戏中杰洛特逐渐回忆起丧失的记忆——即初代游戏续写长篇在湖中女士结束后的故事:

巫师3:狂猎

,狂猎、艾瑞汀是游戏中要面对的主要以及最终敌人。游戏中出现了伊勒瑞斯卡兰希尔新的狂猎角色,卡兰希尔被誉为“金童”,他们也是上古之血实验的产物,虽然不及希瑞的力量,但这样的导航员得以带领狂猎军队以实体出现在大陆上。


《狂猎》

农夫、牧人、挤奶妇和助产士,大陆的所有老百姓全都听过妖灵行列飞越天际的故事。他们把它叫做狂猎。狂猎出现时,马上会刮起狂风、暴风雨和暴风雪,就算太阳不久前还在天空闪耀,气温也会急速冷却。有些人只记得遇上狂猎时的寒冷感,并说妖灵骑士来的时候都是冬天,但这并不是事实,狂猎会自己将冰霜带来。

狂猎会唤醒死亡与战争,至少迷信是这么说的,但是其实狂猎本身就是邪恶的生物。狂猎会俘虏大约十到二十岁、年少轻狂的小伙子。狂猎到来之后,年轻人跟着消失,许多年后才会再次出现,根本不记得期间发生了什么事。

巫师之昆特牌

在游戏中狂猎划是怪物阵营的一个主题,拥有大量相关卡牌、卷轴与宝箱等内容。


狂猎的犬牙们跟在艾恩·艾尔的骑手身后猛冲,就像彗星来临时降下的碎冰一般。据说,有时他们会迷路,从夜空中降落下来,在大地上散播恐惧和毁灭。没人真正知道这都是些什么怪物。他们是否和魔像一样,是由无生命物质组成的毫无知觉的装置,只会盲目地服从自己的创造者?或者说也许他们在狂猎崛起之前就已经存在,诞生于魔法和永恒的冰霜之中,被困于维度之中?


被狂猎掳走的不幸灵魂很少能找到回家的路。然而这些幸存者逐渐意识到,自他们失踪之后已经过去了数个世纪,他们所爱之人的坟墓早已被风化,爬满了苔藓,他们的家园早已被遗弃或摧毁殆尽。他们因绝望而疯狂,因终日的劳作而身心崩溃,他们在大陆上游荡,将自己被囚禁的故事讲给别人听。然而,他们是如何逃脱的呢?世界之间存在着一条秘密通道?或者更可能的是,艾恩·艾尔允许他们离开,让他们在大陆上散布恐惧……


尽管创造狂猎的决定最终是由艾恩·艾尔之王奥伯伦·穆希塔齐下达的,而将这个决定付诸实践的是一位精灵贤者,名叫阿瓦拉克。正是他开始了基因实验,创造出了导航员——那些能在开启的维度大门中创造安全通道的精灵,同时他也发明了许多必要的咒语。而当他的工作完成之后,狂猎飞上了天空,阿瓦拉克这才意识到,自己创造了一头怪兽。


艾恩·艾尔指的就是那些认为自己的种族更优越的精灵。他们深信在自己的广阔领地上,艰苦肮脏的体力活儿只能由其他低等的种族来做。为了让他们的愿望成真,狂猎就此诞生。


狂猎的骑手从各个种族中掳走了不少人:人类、矮人,甚至他们的表亲——艾恩·希德精灵。显然,有活儿要干的时候,没工夫挑肥拣瘦……


那为什么他们的土地需要这些新发现的劳动力呢?答案很简单,艾恩·艾尔的世界正在分崩离析——那里变得越来越冷、越来越暗。要让日渐寒冷贫瘠的土地长出果实,就需要汗水与血液的浇灌。


于是,狂猎的袭击开始了,在初期,有无数的幽灵离开被遗弃的村庄。骑手们从不停歇,因为当他们的职责结束之时,就是世界毁灭之日。

原型

Tumblr ngmgsnPGvb1t8hbi5o1 1280.jpg


事实上,狂猎在欧洲各国的神话传说故事中都是有浓墨重彩的一笔的。

狂猎在这些文化中的形象都极其相似,成群结队的幻象以猎人或军队的形象全副武装,骑着战马和猎犬疯狂地横跨天空或大地追逐猎物。狂猎的成员根据人种文化不同,身份从亡灵到精灵都有。狂猎有时会有一个首领,这个首领可男可女,可能是神或灵,抑或是某个历史传说中的某个人物。

通常认为在毁灭性的天灾人祸,如战争,瘟疫之时,或者当曾经目击过狂猎的人死亡时,都更容易目击到狂猎(或者是因为狂猎而发生)。 对于不幸在狂猎路线上出现的人或追逐狂猎的人,通常认为会被狂猎带走,通常认为最终会被绑至冥界。人们也相信狂猎会在睡梦中捕捉人的灵魂加入他们。

Odin’s Hunt - August Malmström.jpg


不列颠历史中的圣古斯兰和流放者赫沃德被很多人认为曾经是狂猎的一员。《彼得伯勒纪事》中记述了一段1127年修道院长亨利•安格雷对狂猎体验的记述。记述中称很多当地人看到和听到狂猎的人马和猎号声,这些记录报告的修士们将狂猎写成是来自地狱的恶魔,很多人都声称在外面看到和听到了狂猎狩猎的情景。狂猎们都是黑色的,巨大的,令人恐怖体型,骑着黑色的马或者是黑色的公羊,他们所带的猎犬也是黑色的。目击者称这些狂猎的数量在20到30人左右,此次狂猎现象持续了九个星期,并在复活节结束。

在一些中世纪的言情作品中,狂猎都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许多传说都是讲述他们的起源,一个传说讲述了国王herla,参观完精灵国王,最后他发现在他访问期间,时间已经不知不觉的过去三个多世纪了。而在英国的另外一些地区,狂猎被认为是带着地狱猎犬的恶魔来追赶罪人或未受洗礼的异教徒。

Tumblr ngwed3Qmlj1spp657o1 500.jpg


在德国,狂猎的的记录和传说非常的丰富,并有三种对狂猎领袖的猜想。

首先认为领袖是沃顿,作为主神以及死亡之神,不难想象他带着人马四处追捕。沃顿在德系命名法中同时也是周三Wednesday的辞源。 其次有人认为是一位女神芙蕾雅。这位女神在北欧神话中实在是绕不开。掌管爱,美,性和生育这些美好事物,同时又掌管战争和死亡这些毁灭的行为。她想要组建一支狂猎的队伍实在是方便得很,大家都知道奥丁的英灵殿瓦尔哈拉,但很少有人知道只有一半被送到这里,另外一半则被送到这位芙蕾雅的神殿弗尔克范格。芙蕾雅在德系命名法中同时也是周五(Friday)的辞源。

也有人认为首领是奥丁的妻子弗丽嘉,但是除了她的神籍极高之外,很难想像天地女神,掌管爱与家庭的女神是狂猎的首领。更多的情况是她作为奥丁的眷属一同出行。

另外一个比较不那么显赫,死亡的贵族经常被认为是狂猎的领导,这可能和德国州郡制有关。

德国的狂猎也认为狂猎反抗狂猎会遭遇不幸而帮助狂猎则会得到奖赏。其奖赏通常是黄金或猎物的一条腿。和听起来不同,这个奖上事实上是个负担。奖赏被诅咒不能丢弃,不能出让。因此需要寻求牧师的帮助驱逐诅咒,或者通过欺骗狂猎让其给予自己无法携带的盐而使其收回“奖赏”。 在有些版本的德意志狂猎中,当狂猎出现时,保持在路的正中不动则被认为是安全的。

Tumblr ngjut4EA3E1rav39bo1 500.jpg


在斯堪的纳维亚地方,奥丁领导的狂猎通常是被听到而非被目击。传说奥丁的两条猎狗一条叫声洪亮另一条叫声幽暗。而这两个叫声就是奥丁狂猎唯一的声音。在很多地方,听到奥丁的狂猎开始代表着季节的转换,另外也有地方认为这代表战争与不安。从某种角度来看,斯堪的纳维亚地方上季节变换和战争季经常重合,不难看出其实是殊途同归。很多记录均指出,狂猎出现时,除了猎狗的叫声,森林之中寂静无声。

在当今的瑞典,当时的人们认为奥丁是显贵甚至是国王。他领导的狂猎在每周的周日进行,所到之处杀灭超自然存在直到时间的终结。虽然鲜有目击,但是此地住民认为奥丁是驾着一辆无轮战车出行的。和其他地方对奥丁的描述大相径庭。瑞典的斯莫兰地方,人们认为奥丁在猎狗疲累的时候可以用他的巨鸟继续狩猎。相传奥丁的众多能力之一便是将四周的麻雀变成全副武装的随从。而且奥丁的狂猎路径从不变换。因此任何被认为是奥丁狂猎道路的地方都不能建造,因为任何造物都会在他下次来临时被烧毁。甚至烧煤的炭窑都不能幸免。

引用及注释

  1. 1.0 1.1 1.2 轻蔑时代,第二章
  2. 湖中女士,第五章
  3. 3.0 3.1 雨燕之塔,第一章
  4. 4.0 4.1 4.2 湖中女士,第五章
  5. 轻蔑时代,第一章
  6. 宿命之剑,冰之碎片
  7. 雨燕之塔,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