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ent Mahakam Volunteers.jpg
矮人
Dwarf
信息
类型 古老种族
智慧生物
起源 原生种族
分布 集中定居于玛哈坎,与人类杂居在大小城市和村镇
巫师之昆特牌-玛哈坎志愿军卡画

矮人(Dwarf)是一种类人种族,和地精精灵一样,他们都属于古老的种族,且矮人和地精都是大陆上最早居住的智慧种族的种族。矮人是一个长寿种族,大约55岁才算成年,成年矮人的身高一般只到人类男性的胸部,但他们拥有比人类更强壮的体魄。胡须是矮人身份的象征,甚至女性矮人也长有胡须。这个种族被认为是脾气暴躁而又顽固的,同时又是坚韧而又勤劳的。

玛哈坎是矮人们的家乡,由大长老布罗瓦尔·霍格统治,名义上是泰莫利亚的附属国,但享有高度的自治。矮人拥有高超的金属锻造技术,马哈坎供应的钢铁和武器在大陆上占有很大比重。许多矮人迁居并很好地融入了人类社会,从事佣兵、工匠、艺术家等行业,他们也擅长商业,许多矮人通过经商致富,矮人银行也垄断了金融产业。


我永远不会收人类当学徒,并不是种族歧视,只是我知道只要他们有一天铸造技术和我们一样好,就会把我们通通除掉,就像伏兰族和威波怪一样。
—— 拉特克·维卡利奥,维吉玛附近的矮人铸造匠

作为人类眼中的"非人种族",矮人难逃种族歧视的命运,人类城市中的矮人常常受到迫害。尽管如此,在政治上矮人们还是站在了北方一边,他们仇恨尼弗迦德人,玛哈坎志愿军在抵抗这些入侵者的战争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另一方面,也存在激进的矮人选择加入松鼠党,参与到对人类的恐怖活动中。

历史

起源

根据矮人们的传说,大陆上最早的居民是侏儒,早在天球交汇发生前许久,他们就在玛哈坎和提尔·托夏山脉中建立了殖民地,然后在大约在三到四千年前矮人也来到了这片土地,他们与地精的接触异常的和睦,这可能是大陆历史上唯一一次两个种族和平的会面。矮人和地精享有许多共同的生活习惯,这使得他们的社会逐渐融合,两族有好的关系保持至今。

两千五百年前,异世界的艾恩·希迪族精灵乘着白船抵达了,在精灵长达十个世纪的殖民扩张中,他们与包括矮人在内的其他种族发生了许多冲突,但没有演化成全面战争的趋势,彼此间的关系大体还是和平的,尽管矮人和精灵的文化差异很大,两族之间还是维持了算是和睦的关系[1]

人类的到来

松鼠党的煽动分子

500年前人类的"流放登陆"彻底改变了大陆的局面,无论是矮人和精灵都远比不上人类繁殖的速度,人类到的殖民扩张迫使矮人迁移,最后被限制在了玛哈坎山脉,但在之外的地域仍留有一些先前矮人定居点和矿坑遗迹[1]

泰莫利亚的第一位国王戴兹蒙德倒是给矮人们留下了不错的印象,现今的矮人在抱怨时局时也忘不了和戴兹蒙德统治的时代作对比。最后,泰莫利亚成为了玛哈坎的宗主国,王国的君主多了一道"玛哈坎国王"的头衔,但玛哈坎享有很高的自治,矮人仍在人类王国中保有一方太平,比起精灵、维朗人都算好得多。

弗尔泰斯特国王曾试图向这个他的属国征收税款,矮人们当然拒绝了国王的官员,于是泰莫利亚的军队就准备对玛哈坎展开军事行动,所幸矮人们的另一位邻居——亚甸国王德马维三世在其中斡旋,阻止了一场大屠杀——即是玛哈坎矮人对泰莫利亚军队的屠杀,也是日后人类对城市中矮人的屠杀。玛哈坎大长老布罗瓦尔·霍格为了感谢德马维的调解授予了象征矮人友谊的铅戒[2]

面对时代的变迁,矮人不的态度非常务实,没有像精灵那样激进,在两百年前矮人们意识到应该学会与人类相处,到现在他们为此也努力了超过一百年[3],可以看到许多矮人很好地融入了人类城市和社会,像是科德温首都阿德·卡莱,本是个非常排斥非人种族的城市,但也允许了矮人的存在[4]

如今,矮人还是面对这严峻的种族问题,特别是松鼠党的出现,一些矮人加入了突击队以极端的行动报复人类,从而导致了仇恨的轮回——松鼠党越是对人类展开暴行,他们生活在人类社会的同胞就会受到更多压迫。在第一次尼弗迦德战争后,整个非人种族都蠢蠢欲动,玛哈坎也变得焦躁不安起来,北方的诸王也开始考虑将调停部队开入玛哈坎,平定矮人们的骚乱[5]


北境战争

布伦纳之战中的卓尔坦和他的伙伴

1263、1267年,尼弗迦德两次入侵北方王国,矮人在战争中站在了北方一侧,许多矮人参与到对抗黑衣军的第一线,像是索登山之战有过不少矮人士兵的身影。矮人在第二次尼弗迦德战争中的活跃更加瞩目,一只武装到牙齿的矮人部队玛哈坎志愿军参与了布伦纳玛耶纳马里波等多场重要战役,特别是在大决战布伦纳之战中,矮人军队负责了最危险的工作,为北方联军守住了右翼。

战争中矮人立下了汗马功劳,但他们一直没有得到公正的待遇,不仅物资供给不到位,战斗时也总是被派往最艰险的区域,这种不满情绪在矮人部队参加诺维格瑞胜利阅兵时一览无余[6]

矮人军官们保持着队形和严肃的表情,站到看台前方,然后敬礼。然而,对于国王们和大主教实施的紧缩措施,志愿兵团的士官和士兵们却表示出明显的不满。经过看台时,其中一些朝国王们弯曲手肘,另一些甚至做出了他们最爱的手势——攥紧拳头,翘起中指[6]

就在战争结束的1268年,矮人与人类立刻回到了剑拔弩张的关系,最为重要的一件事件发生在利维亚,城市中本就充斥着的种族矛盾,被战争孤儿与矮人商人的冲突点燃,演变成一场针对非人种族的大屠杀,许多无辜矮人惨遭屠戮[7]

政治与社会

玛哈坎

玛哈坎是矮人的国度,此外还有侏儒等其他人口居住。玛哈坎是是泰莫利亚的附属国,名义上的国王就是泰莫利亚国王,实际上玛哈坎享有高度的自治权,首先玛哈坎拥兵自重,难以进攻,其次外界非常依赖玛哈坎出产的金属制品。

TB Hoog.png

玛哈坎由一位矮人大长老统治,现任的大长老是布罗瓦尔·霍格,他已经在此位置上坐了两百多年。布罗瓦尔·霍格在玛哈坎施行专制的统治,决定矮人们的外交方向和内部社会条约,他的话语在玛哈坎很有分量。在大长老的统治下,玛哈坎坚决与松鼠党划清了界限,禁止矮人加入这个组织。一开始他们对外界的战争也漠不关心,最后还是选择站在北方诸国一边,几次派遣矮人们组件玛哈坎志愿军前往前线对抗尼弗迦德。

传统是矮人社会的重要行动纲领,规定了一个矮人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必须做。集体劳动是矮人要履行的义务之一,每人要在矿坑中工作40年以上[8]。工作发放的报酬却是一种叫做"打孔金"的代币,代币是玛哈坎内部流通货币,用于发放工资、购买饮食。兑换真金白银时打孔金的汇率相当低,六大箱打孔金只能换来一小袋金子,对于泰莫利亚奥伦或者诺维格瑞克朗也是,长老们建立这种制度为的是让矮人们出门的日子不好过,好打消他们离开玛哈坎的念头[2]

氏族

氏族是矮人最重视的,氏族在哪里,家乡就在哪里[8]。众多氏族彼此间也水火不容,比如布雷肯里奇斯氏族瞧不上齐瓦氏族,达尔伯格氏族一有机会就想把霍格氏族的酒窖给埋了。冲突有时会演变成残忍的战斗,氏族的矛盾还会影响到矮人的婚姻[2]

大长老布罗瓦尔来自霍格氏族,玛哈坎有许多这样的矮人氏族,包括布雷肯里奇斯氏族、齐瓦氏族、齐格林氏族、达尔伯格氏族、费伦兹氏族、富克斯氏族、维德马氏族,每个氏族拥有一位氏族长老统治自己的族人,氏族的长老对大长老也有一定影响力——如果他们能说服布罗瓦尔·霍格的话[9]


精灵最重视的是土地和领土。你们最重视的却是氏族。氏族在哪儿,家乡就在哪儿。就算某个极度缺乏远见的国王攻打了玛哈坎,你们也可以放水淹了矿井,然后头也不回地到别处去。到另一座偏远的山脉去。或者去人类的城市。
—— 雷吉斯

氏族是身份象征之外也是生产生活的单位,工具或是战时的武器盔甲,也是由氏族统一发放[2]

弗坚

弗坚是矮人城市的代表,它位于玛哈坎山脉北方延伸到庞塔尔河谷的山脚下,已经是亚甸的境内。这是一个矮人殖民地,一座建立在山中的城市——矮人习惯在山体开凿出居住用的住宅,建筑风格粗狂而浑厚。城外配有坚固的大门以抵御进攻,城内少不了各种矿洞。

弗坚由一位矮人市长治理,居民也大多是矮人,但后来城市演变成多种族和睦相处的理想典范。在亚甸国王德马维被刺杀后,弗坚成为了农民起义领袖萨琪亚的根据地,依据这位弗坚的圣女的理想,弗坚和整片庞塔尔河谷逐渐成为了矮人、人类、精灵都可怡然自得生活的乐土。
Tw3 journal varese.png

诺维格瑞的黑帮

许多矮人到了人类社会住进了隔离区,形成新的小社会,在自由城市诺维格瑞,矮人的团体到达了一个新的境界,他们组成了一个强大的犯罪集团"黑金会"。黑金会由矮人克利弗统领,手下几乎全部是矮人,也有一些半身人等一贯与矮人融洽的种族,他们在城市中进行恐吓、盗窃等罪行来盈利。黑金会发展得颇为壮大,成为了掌控城市的组织辛迪加的一方势力,克利弗后来成为了诺维格瑞最有影响力的四巨头之一,甚至在第三次尼弗迦德战争南北对峙的局面中掌握了一些话语权[10]

文化

矮人拥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矮人使用过的象形文字,和精灵符文一同启发了人类使用的原初符文[11]。矮人在语言方面以擅长脏话闻名[12],比如如雷贯耳的"Duvvelsheyss",矮人还有一种特有的手势用以表达粗俗含义,学者将这种手势成为"卑劣之指"[6],这些粗俗文化也被其他种族引用。

胡子是矮人重要的身份象征,即便是女性矮人也长有胡须。胡须长至腰间是矮人成年的象征,一般来说这意味着他们到了55岁,到了这个年纪,矮人中有一种传统是父亲将一种饱经风雨防水极佳的履行斗篷传给成年的长子。通过胡子也可以辨别一个矮人的派系,选择加入松鼠党的矮人会把胡须结成辫子[8]

矮人还有许许多多的传统,总的来说这是个保守的种族,特别是在玛哈坎排外的风气之下,大长老霍格强制以腐朽的传统约束矮人们,被称为"社群规范","不得在矿坑内吹口哨"就是其中一条,其余的还有:


对俺来说,自由更重要,而在玛哈坎根本没有自由可言。你们根本不知道那个老混球是怎么管事的。他最近突然开始制订所谓的‘社群规范’。比方说能不能戴牙箍;鱼汤烧好了是该马上吃还是等汤凉;吹陶笛究竟是在延续俺们矮人千百年来的传统,还是腐败颓废的人类文化带来的毁灭性影响;在提交娶妻申请前要先工作多少年;该用哪只手擦屁股;离矿井多远才能吹口哨……
—— 卓尔坦·齐瓦

这些布罗瓦尔·霍格的政治手腕及专制统治成为了许多矮人逃离玛哈坎的原因,传统文化会把这些人视作叛徒,玛哈坎也禁止与离开大山的矮人缔结婚姻。矮人离开大山后往往进入人类社会谋生,但他们仍然与同类更亲近——特别是矮人大多顾忌其他种族的男性一有机会就会掳走自己的妻女。城市矮人们继续保有同胞情谊,玛哈坎在某种程度上仍会被他们视作精神上的故乡,遇到战争祸乱,玛哈坎山脉仍会是他们避难的港湾。

信仰

矮人信奉象征丰产和生育的女神[13],这种信仰是梅里泰莉女神的前身之一。在玛哈坎山脉各处可见丰收女神的神龛,从雕刻上来看,矮人将这位女神塑造成极其丰满的形象,像是卡本山和弗坚这种矮人城市的建筑内部也有巨大的女神雕像矗立在廊道中[14]

对田野女神达娜梅碧的信仰也出现在矮人中,尽管矮人不像精灵和人类农夫那样敬畏大自然,但他们同样会向达娜梅碧祈祷,矮人们称她为 "鲜花女神",并把啤酒花花环和腌渍的菌肝摆放在十字路口作为献礼[11]

玛哈坎麦酒

有人认为玛哈坎麦酒是矮人对世界做出的最卓越贡献,矮人本身也是酷爱饮酒而且相当在行,人类在比赛中喝倒了矮人会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由对麦酒的狂热衍生出了玛哈坎麦酒节,在这个25年一度的盛典中,大长老布罗瓦尔·霍格会展现出难得的好客一面——玛哈坎的山门将对外界打开,欢迎四面八方的来客来共饮美酒[15]

桶子牌

在矮人间流行一种被称为桶子牌的卡牌游戏,这可能是由于他们惯以木桶作为牌桌。桶子牌类似人类的扑克牌,但矮人的游戏规则更加复杂,最重要的是与人类的扑克相比,矮人的桶子牌堪称艺术品,卡牌上制作工艺细致,上面绘有精致人物画像。


人类玩的卡牌总是油腻腻、黏糊糊的,每次打出去之前,你得先费一番功夫把牌从另一张牌上剥下来。人类的人头牌(4)也画得异常马虎,Q和J只能勉强看出区别,这还是因为J骑了一匹马——但实际上,它更像一只瘸了腿的鼬鼠。

而在矮人玩的卡牌上,类似的问题根本不可能出现。头戴王冠的国王充满王者风度,王后秀丽而又婀娜,手持长戟的侍从留着神气的小胡子。这些牌在矮人语中分别叫Hraval、Vaina和Ballet,但卓尔坦和他的同伴打牌时,用的仍是通用语和人类的称呼。

矮人桶子牌的基本原理类似于马市上的拍卖,其激烈程度和喊价者的嗓门响度也是不遑多让。叫出最高"价"的一对牌手要尽可能赢得足够多的"墩",而对手必须竭力阻止他们。这种牌戏玩起来又吵闹又激烈,每个牌手身边都放着一根结实的木棍。他们很少真用棍子殴打对手,但拿来吓唬人倒是家常便饭[16]

桶子牌日后由衍生出了风靡各地的昆特牌,昆特牌继承了矮人卡牌的特点,同样以精美的装饰画著称。

龙与宝藏

矮人与龙有着孽缘,这两个族群都贪恋财富,有些矮人会为此猎杀龙类抢夺它们的财宝。像是著名的矮人亚尔潘·齐格林,他与同伴猎杀了石英山之主奥克维斯塔,还参与到捕猎米尔加塔布雷克的行动中。矮人还尤其喜爱龙的尾巴,将烤龙尾视作不可多得的一道佳肴[17]

龙类的其中一种棕龙,由于和矮人一样喜欢在地下挖掘,双方经常不期而遇,再加上他们都相当固执,每次遭遇都会以流血收场[4]

诺维格瑞的维尔瓦第银行

矮人银行家

泰莫利亚的传奇国王迪斯莫得还是个吵着面包要多点果酱的孩子时,矮人就已经是银行业的中坚。在那之后,几个重要的矮人银行家族──吉安卡第家族、维瓦尔第家族与锡安凡尼利家族──就不断扩张服务,无论是维吉玛鲍克兰还是范格堡,远至巨龙山脉或者蓝山,他们在世界的所有大城市都设立了分行。


工业与科技

矮人的淬火工艺

人类各国对矮人金属制品的需求源自矮人精湛的冶金和锻造技术——其中也包含侏儒的工艺。上好的钢材由于它的硬度,人类无法驾驭,就刀剑来说,矮人的现代工艺可以锻造软核加硬刃的刀身,而人类的工艺还停留在矮人几百年前的阶段——核心坚韧柔软刀刃,矮人已经称呼这种技术为简化工艺。品质最好的刀剑只能是在玛哈坎山脉的卡本山打造出来的,由矮人熔炼钢铁打造出层压结构的剑刃,侏儒负责收尾和打磨,这样工艺制造出来的便是矮人符文剑,侏儒自己工艺生产出的则更胜一筹,叫做古威希尔剑——全世界品质最优秀的剑。矮人符文剑中的极品可以锋利到劈开抛到空中的细亚麻头巾,但数量稀少没有几把离开过玛哈坎[16]


这把剑长三尺有余,重量却不超过两磅。大半部分剑刃刻有神秘的符文,泛着淡淡的蓝光,像剃刀一样锋利。对剑技娴熟之人来说,用它刮胡子应该不在话下。十二寸长的剑柄上交错包裹着条状的蜥蜴皮,圆柱形的铜帽代替了球状圆头,十字护手很小,但制作十分考究。

关于矮人符文剑,还有一个独特的文化,拥有者说出的第一句话会成为这把剑的名字,有时一把符文剑会由于拥有者的一句感叹而拥有了不寻常的名字[2]

著名矮人

在游戏中

巫师

游戏发生的地点维吉玛正在遭受严重的种族危机,也体现在矮人NPC身上,矮人绝大部分只出现在神殿区和隔离区一样的维吉玛旧城区。原著中杰洛特的几位矮人好友卓尔坦等人也会登场并继续扮演重要角色。

杰洛特与他的矮人朋友

巫师2

游戏首次展现了一座矮人的城市弗坚,这本是玛哈坎的殖民地之一,在游戏中在萨琪亚的领导下,成为了一座多种族共生的城市,也是战争的最前线。玩家选择伊欧菲斯路线可以在第二章来到弗坚,在这里看到大量矮人文化,而且有大量矮人角色,不乏许多杰洛特的旧友。

日志

矮人是古老种族之一。他们矮胖而长著胡子,具有强壮的身体和低沈的声音,可以从他们明显低于人类的身高来分辨出他们。以单纯而直接的方式来看,他们有时看来脾气暴躁、无情而贪婪。我得强调我自己对矮人的见解绝对和后者不同。我只是在此引用说法来表现其他人的看法 - 即使他们只是心智迟钝且被憎恨蒙蔽的小丑。玛哈坎是矮人的多山故乡,因为其多处出产珍贵宝石及矿石的矿坑而闻名。许多矮人也居住在人类城市中,因为这种族通常能轻易习惯新邻居,但不幸的是大部分的人类都说这是不可能的。即使遭到骚扰、迫害甚至血腥屠杀,矮人与人类的和平共存远比精灵要好得多。他们对贸易和工艺的天赋使他们成为优秀的商人、银行家、铁匠和甲胄师。

巫师3

关于矮人最主要的内容是在诺维格瑞出现了矮人的黑帮团伙黑金会。矮人的银行也在游戏经济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本篇及资料片血与酒中,玩家可以在诺维格瑞维瓦尔第银行鲍克兰锡安凡尼利银行将泰莫利亚奥伦币和尼弗迦德弗罗林(游戏内称为"金币")换成诺维格瑞克朗

如果在游戏中玩家选择帮助北方的法师逃离女巫狩猎,结局中会介绍女巫猎人转而开始迫害非人种族,结局之一的画面上可以看到一名矮人被绑在柱子上遭受火刑。

Gwent Event MahakamAle.png

巫师之昆特牌

与巫师3的昆特牌不同,矮人没有再被划分在北方阵营,绝大部分都被纳入了代表所有非人种族的松鼠党阵营,包括玛哈坎的矮人们。另有一部分矮人,主要是依据巫师3衍生出的黑金会势力,被纳入到辛迪加阵营中去。游戏中矮人拥有自己独特的玩法,松鼠党阵营的矮人的体系与护甲有关,而辛迪加阵营矮人则与罪行牌有关。

玛哈坎赛季也是游戏中每月轮换的12个赛季之一。游戏中还有一个名为玛哈坎麦酒节的节庆活动,是为矮人们的节日,最早在2017年公测期间开展过包含小段剧情在内的活动模式。


相关条目

琐事

  • 游戏中矮人的配音大多带有苏格兰口音,延续了各种奇幻游戏中一贯的传统。
  • Netflix制作的猎魔人剧集配有一个大陆地图网页,页面上介绍了矮人有一个名为Polevik的近亲种族。

画廊

引用及注释

  1. 1.0 1.1 巫师的世界
  2. 2.0 2.1 2.2 2.3 2.4 王权的陨落
  3. 精灵之血,第四章
  4. 4.0 4.1 猎魔人:角色扮演游戏
  5. 精灵之血,第六章
  6. 6.0 6.1 6.2 湖中女士,第十章
  7. 湖中女士,第十二章
  8. 8.0 8.1 8.2 火之洗礼,第三章
  9. 矮人具体的各个氏族为王权的陨落原创,大部分来自小说中矮人角色的姓氏。
  10. 巫师3:狂猎
  11. 11.0 11.1 白狼崛起,世界边缘
  12. 白狼崛起,最后的愿望
  13. 白狼崛起,理性之声:"每一个人类之前的种族和人类原始部落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丰收女神,一位农场和庭院的守护者,一位爱和婚姻的见证人。"
  14. 这种女神的雕像主要出现在游戏巫师2和王权的陨落中,作为背景游戏并没有说明这种信仰的名称。毫无疑问的是,这些雕像参考了现实世界人类社会早期的生殖崇拜,与许多"维纳斯雕像"相似,特别是"维伦多尔夫的维纳斯",几乎完全相像。
  15. 巫师之昆特牌
  16. 16.0 16.1 火之洗礼,第二章
  17. 宿命之剑,可能之界
5.0
1人评价
avatar